旅行 /

Travel

Barovier & Toso 總裁巴羅維耶對於家族事業感到樂觀,卻對穆拉諾玻璃產業非常悲觀。(攝影者:李明宜)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穆拉諾小島孤獨王者挺立7世紀玻璃工藝

穆拉諾小島專產玻璃,它的技術曾是威尼斯共和國重要經濟來源。 面對廉價玻璃大舉入侵,玻璃家族Barovier & Toso 孤獨挺立,堅守歷史榮光。

全世界最老的玻璃家族Barovier & Toso是威尼斯穆拉諾島(Murano)孤獨的王者。穆拉諾生產的玻璃,曾雄霸歐洲數個世紀,尤以十五世紀最風光。當時這座小島享盡政府給予的各種特權,不但自行鑄幣,許多玻璃工匠更擁有貴族身分,功勳祿不盡。

現在已經不是穆拉諾的時代。我們在穆拉諾站下了船,下船旅客寥寥幾人,淒風苦雨中更顯蕭條。面對亞洲國家製造的廉價玻璃大舉入侵,島上許多玻璃工廠早已關閉或遷移。威尼斯瞄準觀光客荷包的小店林立,你以為帶回家光彩奪目的戰利品來自穆拉諾?如果玻璃有標牌,上面可能寫著:「中國製造」。

Barovier & Toso根本不屑這些大量製造的玻璃,連對手都稱不上。「商店提供廉價玻璃產品給觀光客,我真的很不喜歡。它們品質很糟,令人作嘔(disgusting)。」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口袋放了一條白色袋巾,Barovier & Toso總裁賈可伯‧巴羅維耶(Jacopo Barovier)談到此忍不住加重語氣。

製作秘方曾被國家保護

曾被《家族企業雜誌》評為全世界歷史最悠久家族企業第六位的Barovier & Toso,旗下生產的水晶燈最貴要價新台幣上百萬元,送進Louis Vuitton、Cartier與Dolce & Gabbana等精品旗艦店擺設。Barovier & Toso親身參與穆拉諾玻璃七百多年的歷史現場,也見證興衰。

一二九一年,威尼斯政府深怕一旦冶煉爐大火毀滅了由木造房屋構築的城市,下令玻璃工匠從本島全面移遷穆拉諾。這算是史上第一個工業聚落。珍.莫里斯(Jan Morris)在《威尼斯》一書指出,威尼斯高品質玻璃來自藝術家們巧思、自東方學來的知識,以及國家嚴格的保護政策。政府全力捍衛製作秘方。「如果有玻璃工匠將技術帶出穆拉諾島,不論他在哪裡,國家必然派出無情而嚴酷的特務找出他,並處以死刑。」莫里斯寫道。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