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即便吳嘉琪對兒子Iman的教育很嚴格,Iman卻總是黏著媽媽。(來源:吳嘉琪)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台灣媳婦在伊朗昔日跆拳國手陪練員,成精通波斯文商務導遊

四月下旬,德黑蘭世貿中心的伊朗建材展現場。這幾年由於伊朗致力吸引外資,多了不少暌違伊朗市場已久的國際大廠前來參展。

四月下旬,德黑蘭世貿中心的伊朗建材展現場。這幾年由於伊朗致力吸引外資,多了不少暌違伊朗市場已久的國際大廠前來參展。

熙來攘往人潮中,一位華人女性面孔,卻操著一口標準波斯文的商務帶團導遊,在會場內忙進忙出,成為矚目的焦點之一。

她是吳嘉琪,嫁到伊朗逾十年的台灣媳婦。二○○四年雅典奧運時,十七歲的她擔任台灣跆拳道國手陳詩欣的陪練員。當時,台灣為了在奧運奪金,找來以強悍打法聞名的伊朗籍亞洲盃金牌得主歐米德‧歌來姆薩迪(Omid Gholamzadeh)擔任另一位國手黃志雄的陪練員。

「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她很聰明。」歐米德回想,當初為了追吳嘉琪,儘管白天練習完已經筋疲力盡,但晚上還是努力學英文,只為了能和吳嘉琪說上話。就這樣,歐米德成功擄獲吳嘉琪的芳心,即便伊朗有臨時婚制度可「試婚」,但兩人仍在二○○五年火速結婚,婚後吳嘉琪雖然還想繼續練跆拳道,也入選伊朗女子國家隊,但卻因懷孕只能選擇退休,而歐米德儘管仍是伊朗國家跆拳英雄,同樣也在商界闖出一片天。

「來伊朗時,我只有十八歲,那時跟公公、婆婆語言都不通。」於是,吳嘉琪強迫自己學波斯文,先在家模仿家人的日常對話,後來又去德黑蘭大學上課。因為有夫家的人可教,口音沒有一般外國學生那麼重。

學會波斯文後,原本個性直率又喜歡與人接觸的吳嘉琪,自然不可能「悶」在家當家庭主婦,便開始擔任帶團商務導遊,或到歐米德公司裡幫忙。但伊朗社會男尊女卑,當地男性一開始接觸她,大多有點不太習慣。「我親眼目睹,有一次嘉琪用波斯文訓示公司男員工,只見那人默默低頭,不敢多語,整個畫面很有趣。」曾寄宿吳嘉琪伊朗的家,香港旅遊作家吳蚊蚊描述。

由於伊朗是全球極少數女性上街必須戴頭巾,且須穿著能遮蔽臀部衣物的國家,一開始,不喜歡繁文縟節的吳嘉琪很不適應,只肯在上街時「乖乖就範」,回到家門立刻把頭巾拿掉,換上輕便衣物。然而碰上參加家庭聚會,面對幾個身為虔誠穆斯林的家族成員時,該怎麼辦?吳嘉琪透露,幾經折衝,她和先生達成「伊朗共識」:在夫家得「穿戴整齊」,至少要穿能遮蔽手臂、臀部的衣物,「頭巾如果覺得不舒服,要拿就拿下來吧。」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