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羅正皓《Pangcah到底》Pangcah 阿美語,人的意思,相對於他者的我群

faliyos 擁有阿美族和閩南人的血緣,因為父親是職業軍人而在新竹的眷村出生,從小對於自身的血緣與文化充滿矛盾。

導演簡介

faliyos,我的名字,颱風的意思,倒不是因為在颱風出生,而是希望我若是陣風就要像颱風那般,不要只是拂過皮膚,而是可以吹到人骨子裡去。

是的,敝人在下是阿美族( 也是閩南人);那我是哪裡人?花蓮嗎?通常別人問我是哪裡人的時候,如果是熟一點的人我就會認真回答:我出生新竹南寮空軍基地的竹華新村( 眷村),在那邊住到五歲;祖居地台東縣鹿野鄉舞鳳部落,老爸小時候就當職業軍人早早離開台東了,但我在五年前卻開始常常回去,並回到年齡階級( 阿美族的傳統社會組織) 參加ilisin( 通常被稱作豐年祭);搬了七八次家,但父母現在幾乎是住在尖石鄉泰雅族的馬胎部落;在台北工作了五年,似乎還沒有打算離開。那如果不熟的人呢?看我的心情回答台東或是新竹。

我是哪裡人呢?我有時候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講。但我絕對不會告訴你我是地球人或是「不用分那麼細」。

故事介紹

faliyos 擁有阿美族和閩南人的血緣,因為父親是職業軍人而在新竹的眷村出生,從小對於自身的血緣與文化充滿矛盾。他在年近三十歲時才因為學習紀錄片找到一個追尋文化的著力點,但是都一直在紀錄別人部落家族的故事,去年底開始嘗試紀錄、整理家族的故事;他其實更想從父親的故事中找出「答案」,但父親完全拒絕被拍攝。於是他去找了五十年前,從台東瑞源部落依序搬到桃園的三個姑婆kaying、siku、haruku,了解他們當初在瑞源的生活、怎麼搬離部落以及在桃園生活的狀況,也從他們口中知道父親小時候還在部落的生命樣態。

在拍攝過程中faliyos 自己不時地回憶起自己從小族群有關的記憶,譬如:否認身分以及被嘲笑。另一方面,faliyos 不諳母語、老人又不懂華語的狀況下,連聊天都只能用猜的,只能透過他們的兒女來當做中間的翻譯,這讓faliyos 感
到有一些羞愧。但是在拍攝的過程中,原本近鄉情怯的faliyos,也因為他是瑞源的孩子而很快就被接納,幾個老人還帶著faliyos 去看他們各自的菜園。而faliyos 也隱約將桃園與瑞源、父親與瑞源親戚間那條看不到卻彼此牽絆的線
牽了起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