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查莫洛生態文化園區裡,四位查莫洛青年穿上傳統服飾,復刻先輩生活形態。(攝影者:陳耀恩)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尋找消失四百年的關島部落

冬天的關島依舊燠熱,在查莫洛文化中心(Sagan Kotturan Chamoru)露天棚架下,航海大師東尼‧皮埃勒格(Tony Piailug)穿著鮮黃汗衫,正和夥伴敲敲打打,合力建造一艘獨木舟。他們的祖先、關島原住民查莫洛人就是航海專家。四千年前,屬南島語系分支的查莫洛人觀海浪與星宿,划著獨木舟,從東南亞地區航行到這個島嶼。

冬天的關島依舊燠熱,在查莫洛文化中心(Sagan Kotturan Chamoru)露天棚架下,航海大師東尼‧皮埃勒格(Tony Piailug)穿著鮮黃汗衫,正和夥伴敲敲打打,合力建造一艘獨木舟。他們的祖先、關島原住民查莫洛人就是航海專家。四千年前,屬南島語系分支的查莫洛人觀海浪與星宿,划著獨木舟,從東南亞地區航行到這個島嶼。

「我們打造五艘獨木舟,為五月登場的太平洋藝術節(Festival of Pacific Arts)做準備,」查莫洛人卡爾沃(John Salas Calvo)向我解釋,「到時候在開幕儀式中,獨木舟將航行出海,再返回杜夢灣。」

有「太平洋藝術文化奧林匹克」之稱的太平洋藝術節,每四年一次,今年由關島首度主辦。關島全動起來,迎接這長達兩週的慶典。「我們想讓全世界知道,關島不只是美國的軍事基地,我們是查莫洛人,擁有自己的身分與獨特文化。」關島人文暨藝術團體協會主席古茲曼(Monica Okada Guzman)說。

《alive》踏上關島,進行一場文化之旅。或許更精確的說,我們其實在尋找查莫洛消失的時光。過去四百年,關島先後歷經西班牙、美國與日本等殖民之手。它們為這座島嶼留下銘刻,例如食物。沒有什麼比食物更能展現關島文化的複雜,關島日常可吃到西班牙紅米、美國馬鈴薯沙拉和日本生魚片。但真要說什麼是關島原有的?反而語塞。文化霸權侵蝕下,查莫洛人幾乎喪失了自己的語言,古老查莫洛文化接近消失殆盡。

為了找回消失的時光,關島摸索了四十多年。一九七二年斐濟舉辦第一屆太平洋藝術節,關島人看到其他國家豐富的原民文化,回頭看自己,跳的卻是西班牙舞、美國的恰恰與吉魯巴。古茲曼說,很多事在一九七○年代發生,觀光業起飛、關島產生第一位民選總督,關島人決心尋根。大學開始教授年輕一輩查莫洛語,記錄耆老珍貴的口述歷史,重新傳唱歌謠、創作舞蹈……。「這是查莫洛人的覺醒,也是我們的文藝復興。」古茲曼說。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