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Rebirth 被撿回來的生命

漫長的車程,終於到了休息站。買了一個包子,打開手機傳了一個訊息「超久的,現在才到一半休息」緊接著巴士很快地上路了。坐在第一排的我,看著巴士司機似乎也覺得延誤太久,一路狂奔、直按喇叭超車。突然!我眼睜睜的看到對向小客車直接衝向而來,像是自殺客般的沒有減速。我知道意外發生了!我趕緊抓住扶手,「碰!」一聲我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下一秒」根本還來不及反應 「我怎麼被淹在水裡!」

沒有了相機、手機,更別說照片了。最後的奮力一搏才把錢財撿回來,人生面對如此震撼的場面,我只能坐在路邊,然後哭泣。

在金邊當老師有一段時間了,終於等到朝思暮想的長假,當然只想去海邊耍廢放空,抒發平常被學生壓榨、氣炸的心情。聽說離金邊不遠處的白馬海灘,擁有乾淨的白沙與湛藍的大海,是一處觀光客不多的秘密聖地。出發當天碰上柬埔寨的重大節日「亡人節」,就像台灣的清明節一樣,大家都要返鄉拜拜。所以一到巴士站像一個小型戰場般,要找到自己的巴士必須殺出重圍。我只記得,那天異常的平靜,面對到處黏著的車況、還有沿路攬客的情形,讓原本只需要兩個小時的車程,花了三個小時還開不到一半路程也坦然接受。在巴士上,坐位旁邊是一位阿嬤帶著孫子,小女孩很可愛地一上車就和我用英文「hello」,儘管她可能只會這句話,但我們用肢體溝通得很開心,不時還用相機偷拍他們祖孫倆。

漫長的車程,終於到了休息站。買了一個包子,打開手機傳了一個訊息「超久的,現在才到一半休息」緊接著巴士很快地上路了。坐在第一排的我,看著巴士司機似乎也覺得延誤太久,一路狂奔、直按喇叭超車。突然!我眼睜睜的看到對向小客車直接衝向而來,像是自殺客般的沒有減速。我知道意外發生了!我趕緊抓住扶手,「碰!」一聲我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下一秒」根本還來不及反應 「我怎麼被淹在水裡!」

本能的反應就是趕快讓自己脫離被水淹的窘境,好不容易抓到扶手,面對的則是小女孩瘋狂的尖叫、哭聲,各個死命的推擠成一團,每個分秒像是拉長、慢動作地呈現在我腦裡。「Can you swim?」有人發出這樣的聲音,接著有人伸手拉住我,」我獲救了。

驚魂未定的我坐在路旁,也許是腎上腺素的作用,身體現在才慢慢開始疼。看著自己的財物沉在在水裡,包包裡只剩下一大推的污泥水,一個人獨身在外地,彷徨無助、放聲大哭。也許這是老天的安排,同車竟然有台灣人和會講華文的柬埔寨人,讓我有所依靠,慢慢的等待救援。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