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石靈慧 披肩上永遠的暖意

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念研究所時,Ithaca(依薩卡,紐約上州中部的城市)一年有六個月下著大雪,積雪讓門都打不開,有人甚至冷到耳朵掉了、鼻頭不見了,那段時間讓我對冬天有了新的體驗—— 原來嚴冬是挑戰生命的時間,需要很好的禦寒裝備才能度過。

在美國康乃爾大學念研究所時,Ithaca(依薩卡,紐約上州中部的城市)一年有六個月下著大雪,積雪讓門都打不開,有人甚至冷到耳朵掉了、鼻頭不見了,那段時間讓我對冬天有了新的體驗—— 原來嚴冬是挑戰生命的時間,需要很好的禦寒裝備才能度過。

一九八二年寒假,我搭火車到紐約找時裝櫥窗陳列的實習生工作,在中央車站被人撞了一下,竟發現護照掉了,慌慌張張的走進一家咖啡店裡繼續找護照,一位老先生見狀前來關心,一直安慰我說:護照掉了沒關係,再去辦理就好。

這位Mathew先生當時五十幾歲,是位從事皮草生意的猶太人,公司就在這間咖啡店附近。Mathew和他父親共同創立的皮草公司雇用很多懂得皮草工藝技巧的移民。一九二○年代出生的他,沒受過正規教育,是白手起家的工匠;事業成功,為人低調謙虛,平時投入很多時間和精神看戲。

他知道我學劇場設計,便特別幫我預約了許多歌劇、交響樂、芭蕾舞等深具啟發性、教育性的票,經常帶我去看演出。英語不是我的母語,且莎士比亞這類的戲劇我一開始看不太懂,Mathew都不厭其煩的一一為我解釋;那時,他是我看戲的導師,我是他看戲的良伴。在我心中,他是我的紐約爸爸。

除了戲劇,我也從Mathew身上學到很多皮草專業知識及貼心的顧客服務。例如:每年夏天前,要寄信提醒顧客記得將皮草送到Long Island (長島)的冰庫存放、除了為顧客提供改大或改小的服務外,一旦皮草老了乾裂之後,則可改製成圍巾再利用。那時,我曾到他的公司工作過幾個月,學習展售皮草。曾經,他期盼我接下他的公司,而我,則想從傳統皮草裡尋找新的時尚設計靈感。

回台工作之後,Mathew每年都會寄中國新年晚宴邀請函給我,問我是否參加。但幾年前卻再也沒收到他寄的邀請函,隱約心裡有股不祥的預感,卻因那段時間母親剛過世,我沒有勇氣去探詢Mathew的狀況;直到父親過世後,有天終於鼓起勇氣查了紐約時報的訃聞版,這才知道Mathew辭世的日期:二○一一年二月六日。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