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那些關於已經找不回的九○年代悸動

「在那個沒有手機,沒有網路的年代,消失,是很容易的事!」 這應該是《我的少女時代》裡面最讓人心有戚戚焉的台詞。
「在那個沒有手機,沒有網路的年代,消失,是很容易的事!」 這應該是《我的少女時代》裡面最讓人心有戚戚焉的台詞。 

一部電影瞬間讓你我回到九○年代。陳玉珊導演在一段訪問中提到,拍這部電影的初衷很簡單,只是想要讓所有人回想最一開始的自己,最年輕無畏無劇的模樣。

大學的時候有這麼一堂關於文學的課程,當時的英國教授說,很多人覺得讀文學沒有用,其實不是,因為文學所研究的是最複雜的物種 - 人。
與科學無關,其實我們研究的是關於人性。

九○年代為何如此讓人懷念? 因為那時的集體記憶太深刻,我們必看的節目是超級星期天》,禮拜六逛完夜市後必收看的是龍兄虎弟》,從流行音樂到潮流名人,我們總是有共同的話題,和說不完的共同喜好。  

過了九○年代, 進入社會的我們依舊相信年輕時的信念,認為總有一天,我們還是會找到那與你有著相同話題,有著相同厭惡,或者你僅僅只是高談闊論,而有人終於與你同意。

過了九○年代, 社群網站和通訊軟體征服我們,在這個世界,我們聊著似乎與我們習習相關,似乎與我們從小就嚮往的世界接近。

所有人都說,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近了,但是沒有人會告訴你,心與心之間的距離更遠了。 

那天,我們一群曾經在同一個藝術單位工作的夥伴們在傍晚吃完飯後,驅車來到台北藝術大學的半山腰。校園裡總是一個樣子,青春與夜景,自由與逃亡。我開始回想起大學時期的朋友們,那種不是透過虛擬方式,而是真實接觸面對面認識的朋友。 

總是那麼一點點,如果是你們一起來的話會是個甚麼樣的光景? 

總是那麼一點點,每個人都世故了,每個人的主觀意識都強烈到無法苟同,於是,那個從以前你想像中的世界,經過這麼多次的失望後還是瓦解。

回程的路上,富家驕嬌女說著自己接下來的奢侈行程,胖子藝術家禮貌性地回應,金牛座的男孩冷靜的外表下總是藏著讓人猜不透的批判,我不發一語就如往常一般。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