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外勞隨性敲打樂 風靡西方上百年

東南亞的樂器、音樂文化,早就受到西方人的注意。台灣外勞人口逐漸增加,你知道嗎?我們身邊的這群人,他們家鄉的音樂,正是世界音樂文化的明星。五月份,朱宗慶打擊樂團將它們搬上舞台。

什麼音樂文化讓法國音樂界的「印象大師」德布西(C. Debussy)驚為天人,影響了他被後人傳頌的印象派樂風?又是什麼樂器讓法國一九三○年代最重要的作曲家梅湘(Messiaen),創作出讓當時樂壇耳目一新的樂曲?答案可能讓你嚇一跳,那竟和來台灣的外籍勞工口裡哼的曲調、手把玩的樂器,是一樣的,那就是甘美朗(Gamelan)樂團,一種印尼特有的民族樂器組和演奏文化。

事實上,上一個世紀以來,不只甘美朗,東南亞各國的民俗樂器、文化,包括越南的竹琴、泰國的搖竹,都讓西方人深深著迷。

這些音樂在民間極具感染力,對來台的外籍勞工來說,不僅耳熟能詳,有些人甚至都能夠隨興來上一段。不過,這些存在生活周遭的絕妙好調,卻被很多人忽略,而無耳福。五月份,朱宗慶打擊樂團準備將這些樂器帶上舞台,大飽外勞思鄉情,也一饗台灣觀眾。

去過峇里島的人大概都不陌生:村莊的孩子們帶著青銅的樂器,拿把榔頭,就能一路鏦鏦錚錚的演奏起迎賓的樂曲。金屬的樂音,帶著峇里島慵懶的閒情,被台灣舞台編導汪其楣形容為「夏日蓮花池畔迷離的醉意」。這就是甘美朗的一種,源自爪哇語,意思是「敲、打、抓」,名稱就直接說明了演奏的方式。

令德布西和世人如此著迷的原因,在於甘美朗樂曲中,四拍、三拍和六拍的節奏接連出現,似乎不受西方制式樂理限制的那種自由,間接造就了他著名的不平衡曲風。連日本知名作曲家西川朗的代表作,也是以峇里島甘美朗完成的《猴舞》。

越南的竹琴也是一絕,光光三條細繩,綁上長短不一的竹條和橡皮筋,竟就成了這種世界知名的樂器。難怪朱宗慶打擊樂團附設學校教學總監洪千惠看了傻眼,連汪其楣也半開玩笑的說,乾脆拿她家的百葉窗來練習就好了。

別小看外表不起眼的竹琴,這種樂器,有近似木琴的清脆響亮,但演奏時以兩根橡皮槌的各個部位敲擊,比木琴單用鼓槌前端演奏,來得聲音多變,光單手就可以同時敲出八度音,一人在前,卻彷彿有團樂隊一齊表演。洪千惠也說,竹琴的演奏方式演進多年,甚至發展出先敲、後用手握住竹器停止共鳴的方法來表現「悶音」。其音色之多變,實在是西方許多樂器難比擬。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