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上山下海 驚險追鷹18年不當科技人,寧為瘋鷹者

在林間、在寧靜的山頭,他安靜的坐在石頭上,等待摯愛的猛禽出現。

那樣的等待是心無旁騖的,專注於當下,禪味十足。沒有談起生態便眉飛色舞的狂熱,他是融入自然風景裡的沉默隱者。

稀有的猛禽觀察家

他,是社團法人台灣猛禽研究會秘書長林文宏。畢業於交大資訊工程系的他,沒有成為竹科新貴,反而在猛禽界默默推動研究工作長達十八年。

林文宏將猛禽生態視為畢生重要的研究重心,長期觀察猛禽如何生活。是國內第一個在墾丁整季數鷹的人、也是第一個發現猛禽北返集結地在台北觀音山的人,同時,他也是鳥界第一個對大冠鷲、林鵰進行詳細繁殖觀察的人。

在賞鳥界,賞猛禽的人相對稀有,猛禽沒有繽紛亮眼的色彩,且須長時間的等待。

鳥類版畫家何華仁形容林文宏是「蟄居都市裡的『林鵰』,習於遁隱於自宅書海中,時而隻身闖入山林,幻想自身亦為鷹族,追鷹而行。」那般的稀有。

耐性的與鷹搏感情

「台灣的鳥友喜歡追逐鳥種,希望用不斷移動的方式,在短時間內看到越多種鳥越好。」林文宏從十七歲開始賞鳥,也曾歷經過長達八、九年追逐鳥種的階段,但需要有好耐性的猛禽觀察活動,逐漸讓他放棄了追逐鳥種的誘惑。

他追憶最具分野意義的經驗是,一回跟隨台北鳥會前往高雄扇平賞鳥,眾人皆急著往前尋找藍鵲、朱鸝的蹤影,只有他寧可脫隊坐在苗圃等待……

等到隊友回來七嘴八舌的討論看到多少種鳥,他卻是一點也不羨慕,因為只有他看到了難得一見的林鵰。

林文宏自此便捨棄競逐鳥種的賞鳥活動,轉而從事一般鳥友認為難度較高、較常「摃龜」的猛禽觀察。

「現代人總是追求高效率,每個動作都要有意義;但賞鷹完全不同——你的心境要歸零,抱持著可遇不可求的心情,安靜的讓鷹靠近你。」林文宏閃爍著目光說,鷹不喜歡人群,必須穿得很樸素,只要耐性等候,通常十分鐘內僅能看見兩、三隻。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