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台南》樹根與倉庫的百年之戀安平樹屋》殖民風╳超現實

一棵榕樹,從兩幢老倉庫縫隙間拔地而起,盤行頎長的氣根順著面屋頂,取代了瓦簷;資料記載其樹齡可能超過半世紀,但在這大樹前,卻分明感受到盛夏光年的姿態。這裡,以前是台南市「德記洋行舊倉庫」,現在,人們稱它為「安平樹屋」。

安平樹屋,不是印象中,蓋在樹上的小木屋。而是一幢被多株榕樹徹底占領綁架的老倉庫;張牙舞爪的樹幹氣根,恣意在屋頂網絡交纏、在牆面盡情塗鴉;綠葉枝椏破瓦而出,形成濃密庇蔭。倉庫老員工回憶,一九三五年榕樹已然生成,那時樹仍是樹、屋仍是屋;三十多年前,倉庫廢置,因歲月與雨水侵蝕逐漸頹圮;榕樹卻吸收豐沛水氣,迅速擴大版圖;食榕果鳥雀在屋內恣意播種,助長繁衍。終於,一興一廢間,樹與屋難分難捨、自然融合,教人已分不出是樹支撐著屋,還是屋支撐著樹。

超迷幻的登樓樂趣

魔幻寫實宗師馬奎斯在《百年孤寂》書中寫道:「所有的事物都有生命,問題是如何喚起它的靈性。」安平樹屋的引路人,正是在喚醒樹屋靈性中,扮演關鍵角色的建築師──劉國滄。

遊安平樹屋,因倉庫的格局分野,多已傾頹,又因為榕樹恣意生長,自創一局,逛起來有點莫以名狀,卻也因捨棄章法,別有情趣。順著參觀路線指標,可以看到第一幢倉庫是結構最完整的,一整片紅磚牆,繁茂枝葉自屋頂竄出,由於還可以帶到旁邊殖民風的德記洋行建築,成為民眾最喜愛的留影地點。

劉國滄指著紅磚牆說,仔細看會發現裡頭有兩種磚牆,據的磚雕師傅說,比較窄薄的是荷蘭時期的磚,厚重的則取自安平古堡,也是明鄭時期的磚。有趣的是,進樹屋之前,劉國滄經常會被突然出現在屋頂的人嚇一跳,原來通往屋頂的階梯在屋外是看不見的,當人踏上棧橋的那一瞬間,會有騰空而起的錯覺,創造出連設計者也意想不到的驚奇效果。「呵,飛簷走壁不用吊鋼絲,可以來段電影《臥虎藏龍》的追逐戲。」我不禁做起夢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