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把人體當串珠的顛覆戰鬥營5天設計50條項鍊工作坊》

五天設計五十條項鍊,聽來是很有產量的工作坊。平日就喜歡玩手工藝的工程師王郁晴,多少也是為了能做些項鍊分送親友而報名這堂課。

不過,最後她只帶了一條項鍊回台灣。工作坊老師、荷蘭珠寶設計名師迪妮.蓓森絲(Dinie Besems)的上課方式,跌破不少學員眼鏡。布瓦布榭歡樂的學習氣氛,大部分老師開放的態度,讓它彷彿大人的夏令營;但蓓森絲強勢、主觀、功課多的教學,則讓項鍊工作坊像個戰鬥營。

她其實是藉著珠寶說話,來探討它所反映的個人風格及社會價值。例如蓓森絲的名作──裝眼淚的桶子(Ring with Tearbucket)戒指,戒台上沒有半顆鑽石,只有一個凹洞。而根據流體力學設計,這凹洞還真能裝一滴眼淚,反諷意味濃厚。

由此可見,她的作品及教學不會只聚焦在漂亮、裝飾。她要學生學的,是深刻審視人與物的關係,再以各類「非項鍊」的材料做成項鍊,重新詮釋關係。

第一天,蓓森絲就出了數十道題讓學員各抽五題,然後每天得照一個題目做十條項鍊。題目包括:日與夜、太短、概念的、荷蘭、淑女與紳士、重、甚至髒,完全挑戰一般人對項鍊的聯想。至於材料來源,一樣得去布瓦布榭的廢料倉庫挖。不過因為一天做十條實在勞累,老師也從善如流改變教學內容了。

剛從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畢業的王郁晴,清純可愛,卻抽到了「重」這道題。她本來想表現概念上的重,老師竟直接搬來一顆大石頭,規定王郁晴一定要用到,且提示:項鍊不一定是掛的。被老師一逼,她倒急中生智,取了零碎的白布包裹石頭,背在身上,創造了包袱效果。

不聽老師的,就對了!

石頭項鍊,王郁晴覺得聽老師的還不錯,但為「創意椅子組」的同學設計項鍊時,她就不依老師了。和王郁晴搭檔的同學設計了一張木片組成的可攜式椅子,她就決定以很小的木塊合成類似的拼接感,再串成項鍊。老師希望她維持原木色,但王郁晴認為不一定要拘泥,而決定照原意塗上黑白兩色。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