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生死間 征服恐懼陳彥博第一次極限冒險……

我的夢想是用比賽環遊全世界,插遍台灣的國旗。高中起,我開始練田徑,參加過國內外大小比賽,但一直期盼有不一樣的挑戰。後來在網路上看到「極光冒險計畫」的活動,優勝者就能和義傑老師(冒險運動家林義傑)一起挑戰北極,北極耶!聽起來就很酷,「就是它了!」我決定了人生第一個極限冒險,也算是給自己大學畢業前的一個交代。

出發前一刻,我對北極的印象就是冷到爆,有多爆?直到機艙門一開才知道。冷冽的風猛地打到臉上,就像被狠狠摑了一巴掌,血液的流動和感覺神經都傳遞得很慢,我忍不住擔心,要是未來二十一天都這種天氣,自己能撐得過去嗎?

在步行到起跑線的第四天,暴風雪就帶給我們一場震撼教育。那天一出發,身體就不停發抖,霧氣遮蔽了視線、衣服也開始結冰。氣溫攝氏零下四十九度,口水都是冰的。忽然前方紐西蘭隊一個女生倒地不起,她的隊友急忙掉頭大喊,我嚇傻了,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真的可能會死,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我?

經過她身邊,我哭了,卻無法停下腳步。一遲疑,體內熱量就會瞬間流失。在殘酷的極地,人命就像螞蟻脆弱,這是沒有選擇題的旅程,為了活下去,只能繼續往前走。走了很久,體溫卻沒有升高,手指凍到像幾百根針在扎,視線開始出現疊影。

為維持體力,我趕緊拿出豆子往嘴裡塞,食物一滑入胃裡瞬間融化轉為熱量,一點存在感都沒有。更危險的是,我開始流汗。一旦流汗就會結冰失溫,我試圖放慢速度,但一停下腳步,刺骨寒意立即占滿全身。感覺走也是死,不走也是死,好餓、好冷、好想睡……

當我幾近昏迷時,前方傳來:「彥博!加油啊!我們就快到了!」是劉柏園大哥和義傑老師,他們高舉著手幫我打氣,那種環境裡,一句話就可以打動人,我告訴自己不能放棄。這一天我們花十二小時才走三十公里,在台灣我用跑的,只需一小時四十九分。搭好帳棚,吃了「老劉熱狗麵」(劉柏園煮的台灣泡麵),喝到熱湯,那感覺就像中樂透頭彩一樣,活著,真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