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無心玩鐵 鐵成珍

修車狂把廢五金變黃金

2009/04/09

LINE分享 FB分享

還沒見到林明修的作品,看到他以維修老車出名的修車廠,已被激起玩心。

一四四坪大的兩層樓挑高空間,塞得滿滿的,玩具汽車、老式電話、大同寶寶,好像老片廠道具間。車廠裡,一九五五年出廠、全台最老的綠金龜正在此維修;與電影《羅馬假期》公主坐騎同年份的黃蜂VESPA(偉士牌機車),紅色老Mini汽車和黃色福斯T2麵包車,也像拍戲用的。一問之下,劉德華確實曾來借景扮修車工,錄製MV。

這些老車當然不只是道具,極愛車的林明修是能修就修。實在用不上的零件,才會賣走。但是,一年前,他卻對來收貨的人說:從今以後沒有廢鐵了。原來,他開始利用修車空檔,以車子零件創作。廢鐵,再生了。

一塊廢鐵,百變珍品

他這些高溫熔接零件而成的系列創作,風格多變,充滿童趣想像。吸睛度最高的是一尊尊約五、六十公分高的機器人,有的冷酷神秘,像是星際大戰的黑武士;有的睜大眼睛威風八面,腳下卻給焊上一雙雞爪,引人發噱。

他的人物系列,肢體動作單純,卻別有細膩,有的一人獨舞、安靜看書;有的則組成樂團,敲鑼打鼓,好不熱鬧。取材於大自然的昆蟲、動物系列,則在車廠裡恣意攀爬落腳。貓頭鷹、白鷺鷥、鴕鳥、鴨子、蜘蛛、鍬形蟲、蜻蜓、螳螂等等,個個惟妙惟肖。停歇在林明修老婆Mini車頭前的蝴蝶,看起來像只手工精緻的別針;一般人很難猜到,這是林明修利用廢棄雨刷、引擎墊片所做的。

「做這些東西是無心插柳,因為好玩。就像蒐集老車一樣,只為老車好看,沒什麼目的。」留著馬尾、一身橘紅修車服的林明修去年三月,花了六千五百元,從南投將一台報廢的T2麵包車拖回來,看看還有沒有得救。二十年前他就開始做這樣的事,有緣遇上,就盡全力修復,只希望讓老車能繼續上路,讓別人看到以前的車子是多麼漂亮!

「喜歡老車,或許與小時候羨慕玩伴的鐵皮玩具車有關;直到現在,汽車對我來說,始終就是個一比一的玩具模型。」因為這獨特的嗜好,林明修在25歲就憑著專修Mini汽車引擎的技術,自行創業,將兒時微小的夢想,放大到現實中。

無法修復的老車,林明修會拆下可用的零件,讓它「器官捐贈」,發揮最後價值。剩下的車殼則任憑風吹日曬。因為在他眼裡,老車連生鏽的過程都是好看的。

一個引擎,無限紀念

可能是去年不景氣,讓他多了點時間;也或許是時機醞釀成熟,對於那部沒得救的T2麵包車,在拆卸引擎的過程中,林明修忽然萌生了「留下點紀念」的想法。有點像是電影《變形金剛》的情節,他將引擎、汽缸、活塞、曲軸等零件拆卸下來,經過反覆的組合與熔接,一個月後,第一件作品──以T2引擎做的機器人終於誕生。

他繼續以金龜車、Mini的引擎來創作,漸漸的,一個星期就可以完成一件。有趣的是,車種的引擎結構不同,創作出的機器人也各有味道。金龜車機器人看來親切可愛,Mini車機器人反而比較剽悍粗獷。對林明修來說,發現另一種延續老車生命的新玩法,真是開心極了。

畢竟車子壞了,若非稀有車種,留著占空間,直接當廢鐵又心疼,如果能夠轉換成一件新作品,永久保存下來,意義自是不同。這個Idea一提出,馬上獲得許多回響,已經有好幾個朋友,把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台摩托車、汽車送來排隊掛號。

除了利用單一車種引擎為材料,像白鷺鷥這件作品,林明修則同時用上汽車、摩托車與鐵馬這三種車的零件,靈活再現了白鷺鷥低頭覓食的神態。看起來非常不起眼的雨刷,他竟可拆成八至十個零件,拿來做動物的腳、翅膀、甚至身體,都非常好用。

有些汽車零件經他改造後,完全看不出原來樣子。像是他用氧氣乙炔把Mini引擎風扇烤軟,隨意的折疊,後來發現越來越像鳥的身體,再加上氣門搖臂,就做成一隻眼神專注銳利的貓頭鷹。潛藏的創作分子一旦啟動,一發不可收拾。現在只要一下雨,修車比較不方便,林明修就會一個人靜靜的做東西,最快三個小時可做一隻蜘蛛。

去年底,車友暨陶藝家賴唐鴉看到林明修作品,力邀他參加二○○八年「白雞藝術行動展」。林明修把機器人、鴕鳥等大型作品,搬到了台北縣三峽鎮白雞山莊廢棄別墅的展場,還把原本空蕩蕩的大門口,給安裝上了小巧的金龜車門,後門再加派一具機器人,24小時站崗。這竟讓原本荒涼的廢墟,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華與味道。

有人說,「最好的設計會讓人奮起行動,而不是一味消費。」林明修的創作故事,再次證實了這一點。我相信,因為愛車、惜車、戀車,而堅持混在老車堆中的林明修,將繼續以創意無窮的演繹方式,延續老車的生命,讓更多人感受到這份夢想的力量。

小檔案 _ 修車狂〔林明修〕

一九七○年生
黎明工專機械工程科畢業
方圓之間汽車工坊老闆
電話:○二–二六七四–○六五九
作品特色:以車子廢鐵、零件為材料,高溫焊點熔接,創作出活潑具象的機器人、動物與昆蟲等系列作品。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