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南投》台灣驚豔!全球唯一紙教堂此景「紙」應埔里有

上午九點鐘,平地城市天已大亮,但位在埔里鎮山谷中的桃米里,光線才初初射入。映著朝陽,山谷裡一座七米五見方的白色建築物,身影越來越清楚。

新故鄉基金會工作人員,正動手推開它外層一扇扇白色霧面門板。一根根拔地而起的五米高棕色圓柱,逐步亮相,帶著巴洛克時期羅馬教會的迴廊風格,呈一圈橢圓迤灑開來。陽光如浪,靜靜湧入柱間,地上篩出柱影,有如圓柱映在湖面的倒影。

環形而立的圓柱,每根正好是我雙手合抱的粗細,撐起頂上橢圓的平面。斜射光線指尖輕觸的中央空間,是靜謐的教堂大廳。類似的圓柱就地橫放架起,成了眾人聚集時所用的長椅,一張可容五人並坐,最多可坐八十個人。

不論是擎天圓柱,或如原木般渾圓的柱狀長椅,看似厚實堅固,但手掌輕貼上去便能知道:竟是紙啊。

這裡是不折不扣,用紙搭建成的紙教堂。教堂主體從橢圓列柱到內部長椅,全由中空的巨大紙管構成,共58根,直徑33公分,紙壁厚1.5公分。頂天立地的姿態,打破外界對紙柔弱不堪的不信任感。考工記工程顧問建築師洪育成曾至現場參觀,他解釋,就像一張報紙打人不會痛,捲起來打就有力道了一樣,圓形紙管的力度、耐重都比平鋪時,強上好幾倍。紙造樑柱之外,其餘僅外加如馬戲團帳棚般尖起的帆布頂篷,以及防下雨、入夜之水氣的壓克力外層板。

非紙不可,可不是建築師一時的玩興,而是日本阪神和台灣埔里兩個地震災區,重建過程中傳遞關懷的一連串感人故事。

一九九五年阪神震災後,日本東京的建築師坂茂來到神戶市北部的野田,房屋全毀率達七成的鷹取地區,親眼看到頹圮傾塌、一片殘破的街景。流離失所的居民晃蕩街頭,不知該往何方。坂茂心想:身為建築師,究竟能為他們做什麼?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