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鳥籠外的花園」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徐秀美藝術人生學:敢跳脫!

繪出倪匡衛斯理與白素科幻小說封面,與克莉絲蒂偵探小說的是她...

比較早開始看倪匡科幻與克莉絲蒂偵探小說的五、六年級生,應該對以徐秀美插畫為封面的版本不陌生。簡略幾筆線條與雲淡風清的質感色彩,就能舉重若輕的暗示書中複雜的一面,至今百看不膩。徐秀美的插畫絕對構得上原創,肯定是台灣先驅。

就算對這些小說封面不熟悉,你也很難忽略她的一件公共藝術作品──台北市敦化南路及忠孝東路交叉口那座紅色鳥籠。這件作品以反差的意象,將樹關在籠子裡,放任綠意與文明(箝制?)進行對比,喧嚷著現代人與環境的關係。

不過,當你仍驚訝於這些不同媒材的知名藝術品皆出於同一人之手時,這位藝術家早已做過更多互異的創作、進行不知多少次反向思考、展現人生無限的可能了。徐秀美調侃自己像是缺氧的人,總在做新的嘗試,好像那樣才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呼吸。

她曾在當年最紅的「三台」之一──中視,擔任美術指導,但她也敢在七○年代末就從這個非常安定的職位離開,逐步走向專職創作。之後,她還涉足造型、服裝、雕塑家具、公共藝術甚至室內設計等等領域,不斷尋找新天地。徐秀美自己都說,她的人生,可以用「跳脫」來形容。她最常問的就是:「難道只有這樣?」

之所以會不停離開熟悉的環境,她說,是因為(到新的領域)當第一個,總是最自由的。

例如,徐秀美的東西有了聲望,甚至成為仿作目標時(像是徐式特色強烈的插畫),她反而就悶了,想逃了。而且,她的重新開始往往非常徹底。在插畫界頗有名聲之後,徐秀美接著創辦服飾品牌,竟特意用了另一個名字,除了要跳脫「插畫家徐秀美」這既定的框架,也要挑戰自己從頭來過的能量。

這個品牌「愛門」壽命雖不長,但卻是極早將中國服飾元素穿上身的前衛品牌之一。

在國內有了知名度,徐秀美又「落跑了」,到紐約念書、闖天下,看看走出台灣還能剩下什麼。結果是,她證明了自己也能為美國頂尖的雜誌,例如《Savvy》、《Gourmet》,設計插畫。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