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西藏惡地的致命吸引力

在看過阿拉斯加的北極極光、南極附近小島上的百萬企鵝大軍,以及在非洲肯亞大草原上,近距離目睹花豹啃食一頭羊、鱷魚死咬住斑馬奮力甩圈、「萬牛奔騰」的牛羚大遷徙後,世界上還有令人嘆為觀止的景象嗎?答案是,有的。

對一年出遠門旅行五、六趟,足跡遍及五大洲的會計師王惠民來說,上述極境他都去過。但唯有西藏,對他有不顧一切,就是要一去再去探索的吸引力。

這個神秘之處,位處高原、幅員廣大又人煙稀少,宗教信仰又有一種令人著迷的神秘感。今年八月,他第四次深入西藏。第一次從西安開吉普車,穿越青藏公路到拉薩;第二次從雲南走滇藏公路;第三次從拉薩到傳說中「無人的阿里」(編按:此地平均海拔四千五百公尺,全區面積約三十四.五萬平方公里,人口僅八萬人,是西藏氣候最惡劣、條件最艱苦的地區之一)。

而這次,他挑戰從拉薩一路往西,穿過「前藏、後藏」分界點的日喀則、尼泊爾邊界的拉孜,再穿過喜馬拉雅山和岡底斯山間的喜岡河谷,經過無人的阿里地區,往北垂直越過崑崙山脈,到達新疆葉城。

這路線是中國最險峻難行的二一九國道,總長二千一百餘公里,全程經過的都是四千至六千公尺的高山,而且,雖然名為國道,但此趟與王惠民同行、本刊創辦人之一的何飛鵬曾在專欄中描述:「是一條破碎不堪、勉強通行的道路,除了少數柏油路外,泥土路、碎石路、整修中的便道、走在河床上的溯溪路,不時還需要在河中涉水而行,河中還會跳出巴掌大的魚,看得你目瞪口呆。」

王惠民的西藏之旅,一次比一次難走。明知路難行還硬要去,當然是為了路上令人屏息的絕美風景了!

除了綿延不斷的峰峰相連到天邊,蔚藍的天空、飄逸得像極了「白嫩嫩棉花糖」的雲彩,因為人少,完全沒受過污染的大山、大河、大湖、大草原。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