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周公於堡壘咖啡。陳傳興攝

周公於紅樓茶坊餐巾紙上寫字。陳怡分攝

周公於慧日講堂-1。陳怡分攝

周公唸詩-2。陳怡分攝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街頭詩人 現身大銀幕

由陳傳興執導、詩人周夢蝶的紀錄片──《化城再來人》將於四月二十二日開始放映,是「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電影」最晚登場的壓軸好戲。「alive優生活」先看試片的結論是:請勿擔心一百六十分鐘的影片太長,你會驚嘆,「怎麼有人能夠活得既熱烈又淡定,舉重又若輕。」陳傳興則說,能夠接觸這樣的靈魂,「非常幸運。」若能當上周夢蝶的讀者,以及這部紀錄片的觀眾,不也是幸運之人?(文‧馬萱人)

「詩壇苦行僧」、「孤獨國邦主」……,周公在台北市武昌街「明星咖啡屋」前擺書攤、默坐繁華街頭二十年的風景,早已公認是當代文學的傳奇絕響;其微塵弱草的詩僧形象,如娑婆世界裡的一句偈語。然將九十一歲的詩人,視為稀有的神話物種,或簡化為一尊佛供起來,是不是也是現代人習慣的疏離與偷懶?幸而有了這部歷經八個月溝通說服才開拍的電影,以影像與聲音開啟一縫天機。

我選擇紫色。

我選擇早睡早起早出早歸。

我選擇冷粥,破硯,晴窗;

忙人之所閒而閒人之所忙。

從周夢蝶獨特好聽的河南腔國語,念出夫子自道的「我選擇」開始,影片就進入特殊的時間感與音韻情調。導演陳傳興說,他特別請周公錄了二十一首詩作,其念白緩慢、凝練、濃重而純粹,一字一句都似警語,與外在快速嘈雜的世界形成一種張力,深具美感且充滿儀式性。不但讓觀眾更易走入詩的意境,也跌進了詩人的生命時空。

不過可別以為長達一百六十分鐘的影片會讓人如老僧入定般睡著。我看試片前參加此影展的記者會,作家張拓蕪的爆料已露餡:「周公的粉絲很多,男粉絲多,女粉絲多,老粉絲也多,我就是周公的老粉絲。他的詩我不懂,亂矇,有時矇對幾句,多數矇不對。……周公愛吃兩塊肥肉,每年臘月二十八周公生日,我親自燒東坡肉,邀文友到家裡來;周公性子很急,約五點,兩點鐘就到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