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富春江畔

富春江漁船

002黃公望_無用師卷_全圖_無跋

3.富春山居(草圖局部)

4.三江會合處(草圖局部)

剩山圖Remaining Mt.

一次搞懂!富春山居圖

2011/07/07

LINE分享 FB分享

今年震撼兩岸的「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你看了嗎?這幅譽為「畫中蘭亭」的名作,因一場火身首異處三百六十年,而今終於在台北短暫合體。合併展只到七月底,把握最後幾天一睹名畫風采吧!

「有巧取豪敓(奪)者,俾先識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難也。」六百六十年前,畫家在完成畢生經典之作後,有感而發的一句題跋,竟彷彿預言的咒語一般,注定了一幅畫流離多舛的命運。

元朝大畫家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傳世三百年後,因為藏家吳問卿如著魔般的癡迷,歷經「火殉」而險些灰飛煙滅,經搶救後的真跡從此一分為二,各自輾轉。起首的十四分之一稱為「剩山圖」,落在大陸「浙江省博物館」,餘下大部分的「無用師卷」則蒐藏於國立故宮博物院。

這幅長達近七百公分的畫卷,讓後世最稱頌的部分在哪?我們請教了國內水墨畫名家李義弘、江明賢,以及國學大師辛意雲。三人不約而同指出,最後一段,尤其精彩。其運筆之間,隨意揮灑、一氣呵成。江明賢說,「把文學性帶到畫面,充滿詩人的意境與筆情墨趣,如董其昌所形容的:天真爛漫。」

藉由墨色濃淡、線條皴法、苔點暈染,辛意雲表示其布局雖安靜,但筆法氣韻卻充滿勃勃生氣,「單純的水墨,他卻創造出五彩繽紛的感覺。」尤其長卷展開,一股氣吞萬千的浩然之氣,渾然天成。「後代也畫文人畫(編按:畫中帶有文人情趣,畫外流露文人思想的繪畫),卻容易流於拘謹、瑣碎,缺乏他的自在。」

這自在應與畫家下筆的心境有關。李義弘說,黃公望不以繪畫為業,尤其這幅「富春山居圖」,更是在畫家隱居時,行舟於山水之間,興之所至便勾幾筆的作品,毫無壓力,筆墨可以很放縱。他特別點出畫卷最後一段主山,那苔點已分不清是樹還是磐石,紋理之間偶爾出現一兩筆橫向的突兀線條,「我猜測畫家當時在船上寫生,船身搖晃不小心畫壞了。」李義弘笑說。此外,在最後一卷的遠山,線條一拉,只勾不皴,更是隨性的極致,「黃公望當時應該想說,就這樣吧,不畫了。」如此灑脫的畫家,史上少有。

為了此次合展,大陸之前曾先舉辦了兩岸畫家同畫「新富春山居圖」的活動,台灣主筆即為江明賢。為此他前往富春江三回深入實景,更證實了黃公望筆下的是其胸中丘壑,看似寫實,卻是抽象,拿去實景對照絕對對不出所以然。「因為真正的富春山勢其實和緩單調,沒那麼多磐石,這應是融合了他故鄉江蘇常熟虞山的山景特色。」

不諱言,這幅畫會引起媒體高度關注,大都衝其濃烈政治色彩而來。但撇開這些動機不論,畫作本身的藝術和故事性,就已十分精彩。

除了它是黃公望在歷經生涯的起落浮沈、看盡世間滄桑後,於杭州近郊富春江邊以無為之心揮灑自如的顛峰之作,此外「富春山居」畫作上隱約的火痕、後人的題跋,皆可窺見其經火劫、斷裂、爭奪轉手、謬認為贗品等充滿戲劇性的遭遇。讓不諳中國水墨畫的觀眾,多了曲折的故事可聽,瞭解之後,更能走入黃公望這悠長畫卷中,次第開展的大千世界。

黃公望在知天命的五十歲才提筆作畫,起步甚晚,但他的出現卻舉足輕重。他宗法董源、巨然「江南畫派」的淡墨輕嵐,進而發展出以水墨鉤勒皴染為基礎、赭石淡彩為主色的「淺絳」山水。又師承趙孟頫的古樸簡意,加上道教的無為胸懷。其強調筆墨抒情、影響後世六百年的文人畫,包括明代沈周、董其昌、「清初四王」均自稱後學,大量臨摹其畫作。沈與董還一度成為「富春山居圖」的主人,董甚至在卷上題跋:「吾師乎,吾師乎,一丘五岳,都具是矣。」尊其為一代宗師。因此雖然這次的重點在兩畫合璧,但此展最棒之處,是宛如戲劇鋪陳般,把六百多年來與黃公望及「富春山居圖」相關的前因後果、關係物件全找來,浩浩蕩蕩的展出讓你一次搞懂。

當所有人都擠破頭爭睹黃公望「富春山居圖」,你也許可先移動腳步,來看看後世臨摹的「冒牌貨」。雖非真跡,但這些臨仿本並非毫無價值。「當初曾有人說『剩山圖』那段是假的,但透過這些火燒前仿本,我們得以比對『富春山居圖』最起初的完整構圖。」這次負責文物點交的策展人、故宮博物院研究員邱士華說。

故宮這回破天荒同場加映精彩的臨本,不但有讓乾隆愛不釋手且誤以為真的「子明卷」,還向北京故宮借來明代大畫家沈周、張宏的臨仿作,真偽相映成趣。

當我們來到無名氏偽作的「子明卷」跟前,畫卷上密密麻麻布滿了認定它是真跡的乾隆皇、五十五則「愛的題跋」,不留餘地,「就像他自己的筆記本一樣,六十年來反覆拿出來寫。」邱士華笑說。

也許該慶幸冥冥之中有神助,隔年「無用師卷」真跡入宮,反而遭誤解為贗品,一向以眼力自負的君王,只好命人在其上題下「筆力苶(ㄋㄧㄝˊ)弱,其為贗鼎無疑」之後打入冷宮。幸或不幸,遭帝王冷眼的真跡得以保身,留下黃公望筆下的一片空靈澄淨、闊遠蒼茫。

明代大畫家沈周的摹本,則是以書畫寄情的故事。他曾一度擁有「富春山居圖」,卻因請人題跋的過程中,遭藏匿不還,且高價賣出,沈周無力購回,但那朝思暮想的圖中之景早已刻印腦海,於是背臨一卷,聊以慰藉。

沈周中年師法黃公望,畫風也跟著轉蒼勁粗筆,然不同於黃公望運用墨色深淺,沈周用樸拙線條、濃墨苔點,且鋪上淡雅的顏色,筆觸更秀潤一些,「我覺得女孩子會比較喜歡沈周的。」北京故宮博物院副院長李文儒笑說。異於「子明卷」和張宏版本形似原圖,沈周版在前頭接了小橋,後頭多了平崗樹石,山巒間雲靄飄渺,在充滿個人的風格的詮釋下,雖為仿本,卻更添加了富春山的濃濃春意。

看「富春山居圖」,等於看了一齣六百多年的曲折故事,也彷彿對映了黃公望本身的境遇,在巍峨群山、激流險灘之後,終將回歸一抹留白天地。

【延伸閱讀】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正館210、212陳列室

時間:0830~1830,週六夜間開放1830~2030

第一期:即日起至7/31,展出「黃公望富春山居圖」、「黃公望的書畫珍蹟」、「富春山居圖臨仿本」、「黃公望的師承與交遊」等4單元。自「浙江省博物館」借展之「剩山圖」僅在此階段展出

第二期:8/2~9/5將更換書畫作品,展出「明清時期黃公望的影響」及「黃公望傳稱作品」單元

票價:全票160元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