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好望角與廖偉立 攝影李俊賢

龍鳳漁港與廖偉立 攝影李俊賢

龍鳳漁港與廖偉立 攝影李俊賢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決定性 魔幻瞬間廖偉立╳苗栗竹南、後龍

建築師廖偉立是看著海長大的,成長於苗栗通霄,兒時的海邊就像他的秘密基地。在南勢溪與通霄溪交會處,有個當地人都知道的跳水谷,夏天孩子都在這兒玩水,好不快活。「在火力發電廠還沒蓋之前,我們有內海和外海,大家都會在內海玩耍。」

搬離故鄉,通霄也已無內海,記憶卻未遠離。週末假日,廖偉立和老婆仍常去苗栗竹南的龍鳳漁港,享受大海氣氛。龍鳳漁港觀光客不少,買魚、釣魚、吃海鮮、逛漁貨市場,活動豐富。但廖偉立醉翁之意不在「魚」,他是識途老馬,不走一般路線,在抵達龍鳳漁港前就從小路先行鑽入海灘。這處海景,也與廖偉立兒時記憶相連。

他的同鄉、作家七等生所寫的《沙河悲歌》,以故鄉通霄為背景,書裡對小鎮沙河(通霄溪)的描述,字字句句嵌進廖偉立心裡:「那水潔白如少女隱秘的肌膚,形貌蛇之身滑浮動在石間,聲音如情話之細訴,水流自灰茫茫的霧中流來隱沒在灰茫茫的霧中……。」踏著龍鳳漁港旁如柔軟地毯般的沙灘,廖偉立說,通霄海岸一樣有沙灘、防波堤、木麻黃林,和陣陣海浪聲。來到這,廖偉立會和老婆先走一圈木麻黃步道。從木麻黃林間穿出時,會先看到陽光映照海上的光澤,接著像是走入秘境般,又豁然開朗。

廖偉立說,他最記得某個早晨,他和老婆在西班牙一個小鎮上醒來的感覺。當時眼睛睜開,就聽見窗外緩緩傳來叫賣聲,還有鄰居相互寒暄的問候,整座城市就這麼漸漸甦醒了。孩提記憶的通霄也是如此,小鎮裡大家相互熟悉,人與自然緊密相連,那時看海、玩海,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不必刻意追尋。

我可以理解廖偉立喜歡來龍鳳漁港賞海的原因。這裡沒有壯麗的奇景,但卻有一種讓你想一來再來的舒適安心感,就像回家一樣。

苗栗還有一處可登高望遠、兩百七十度俯瞰海景的制高點。位於後龍鎮中部小丘陵的「好望角」,是在地人知道、外地人則尚陌生的觀海好去處。一○六公尺的高度足以望遠,海灘、西瓜田、海線鐵道,還有數座大型風力發電車。面對這些「龐然大物」,建築師廖偉立打趣說,「如果這些風車能夠用樹脂做成透明狀,應該會更好看些。」這樣遼闊視野,讓廖偉立想起頭一次搭乘滑翔翼的感覺。所有遠中近的物體都被壓縮在同一平面,層次感消失,像在賞一幅巨型畫作,一眼看不完。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