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提供 沈世琨攝

楊三郎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遠望聖山 心生嚮往楊三郎╳雪光玉山

「玉山積雪」是台灣八景之一,也是台灣畫家畫不膩的主題。每一位熱愛寫生的畫家,幾乎都有名為玉山的作品。標高三千九百五十二公尺的玉山主峰每到冬季就會被白雪覆蓋,積雪反光有如石英玻璃般光彩閃爍,瑩白如玉,增添了她的聖潔。台灣西畫大師楊三郎於八十五歲高齡畫下的「玉山」,以遠眺的方式望聖山,構圖上呈現寬闊的平遠寫景,景物層層堆疊,穿過高樹、山野,白藍相間的筍尖狀主峰透出青藍色光芒。遠望的距離比起直接站上高峰險峻的稜線,多了泥土的溫暖。

畫家林惺嶽曾表示,楊三郎的畫作越大越精彩,七十歲後的大作尤其為代表作。傲視東北亞的玉山,長久以來在大家的情感投射下,被視為台灣精神的標竿,國族認同的自豪表徵。也因此畫家描繪這第一高峰,除了形體之美,更多了些形而上的意義。國美館館長黃才郎說:「對楊三郎這一代來說,畫玉山就像日本人畫富士山,帶著一種情感。」而玉山畢竟不像台北郊外的觀音山舉目可得,無論在玉山周圍那一個點寫生,得先克服體能與意志,於是登山者的精神也糅雜在作品裡。

「玉山」這一幅畫「是很典型的楊三郎山岳畫,總有一片茂密樹林當作前景,主景居中。」黃才郎稱楊三郎為台灣印象派畫家的翹楚,講究光線,用色最為漂亮,「用油彩顏料的厚薄鬆緊創造出貼近物品的真實材質感。」而楊三郎自己最自豪的,就是在二次元的畫面創造出三次元空間的表達。「他常跟我們說:『我的畫裡能放得進一支竹竿。』」黃才郎笑說。強調畫得夠「寬鬆」,能讓人悠游其中。「所以你站在他的畫前,感覺好像有風吹過、聽到樹葉的沙沙聲。」

「寫生就是創作。」楊三郎尤其重視大自然時序、光影的變化,他曾說:「花開起來的色感,空氣的味道,夏天事事物物開放,使人神清氣爽,生出大有作為之感。」因此,無論再怎麼遠,他依然堅持揹著沉重的畫具親臨現場,感受當下的氣氛、溫度,將瞬間的感動,轉化到畫布之上。而不只是曾到玉山周邊,甚至在八十六歲中風後,他依然要兒子楊星朗帶他到德國寫生一個月,「我就開車帶著他從德國的北部往南,幫他扛畫具、推輪椅、擠顏料。」楊星朗回憶。「任何事我一定十足親嘗。」楊三郎這股熱血的堅毅,也像聖山一般,令人景仰。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