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千家詩註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四百年後 依然魔幻揭開《千家詩註》身世

為了吸引小朋友的目光,從人物的衣衫,到家具器皿都以粉紫、翠綠、豔紅的亮麗色彩為主。甚至連雲朵都化成三種顏色……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這些從小到大搖頭晃腦背誦的《唐詩三百首》,在我們還沒上學時,就已經滾瓜爛熟。那時大字都還不識幾個,讀唐詩的樂趣,反而是讀本上的精美插圖,遙指杏花村的小牧童、寒山寺江邊的一葉扁舟、臨行密密縫的慈母……。透過圖畫,孩子自己想像了一個故事,背起詩來更有感覺。

故宮這次展出的《明解增和千家詩註》就是明代孩童捧著念的繪本教科書,裝幀精美,全書手工裝訂、手寫文字、手繪配圖,最不可思議的是,配圖的色彩歷經四百多年的歲月,依舊斑斕。故宮圖書文獻處研究員盧雪燕即表示,學者們經由其製作的用料、精細程度研判,此書甚至可能是當時宮裡準備給太子或小皇帝的啟蒙讀物,從中也可看出明代出版業擁有不輸現代的編輯功力。

明代是個商貿亨通的時代,尤其是晚明以來,商業的發達帶動了出版業的興盛,書籍普及程度,超過了歷史上任何朝代。書本內容不再只局限於「讀書人」考試用,反而轉向迎合普羅大眾的口味,如《水滸傳》、《西遊記》都是當時崛起的暢銷書。加上印刷技術的進步,雕版、活字版、套版等等各種方法都出爐。民間出現許多刻書印刷的作坊,大量編印,大量插畫的通俗讀物,打通書市的任督二脈。連儒家經典、歷史著作,也開始以這種形式出版印刷。

而一些如《百家姓》、《千家詩》的啟蒙讀物,更是孩童人手一本。其中《千家詩》就屬南宋文人謝枋得選註的版本,流傳最廣。愛國文人謝枋得在南宋滅亡後,隱姓埋名於家塾教課授徒,他精選《千家詩》裡易讀、易記,又有教育意義的詩句為教材,讓兒童學習知識外,也能接受一些文學薰陶。

乍看《明解增和千家詩註》,感覺就是本有漂亮插圖的唐詩三百首,盧雪燕笑著表示沒那麼簡單,如果《三字經》是三歲小兒的讀物,那麼這本《明解增和千家詩註》就是給國小三年級程度孩童看的教科書。她指著書頁向我解釋:「『明解』指的就是簡明的釋義,解釋詩中字詞。上方的『增和』則是根據這首詩的平仄音韻、形式再寫一首範例,鼓勵小朋友也自己嘗試寫詩。」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就是「國語習作」嘛!只是明代的小朋友國學水平高,才小三就開始照樣「作詩」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