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分享 老街傳奇屎溝墘客廳

在GPS無法定位得很準確的府城窄小老街道中,「屎溝墘」這麼一個「臭芳芳」的名字,自信而理直氣壯的高掛門楣──果然來到台南無誤!

「屎溝墘客廳」所在的信義路,舊名「硓(石古)石街」,早年和附近的神農街同為五條港最熱鬧街市之一。這棟建於一八九七年的傳統老街屋,四十年前屎溝墘客廳「廳長」蔡宗昇的父親蔡德成將其買下,讓把自己撫養長大的兄嫂安養天年,如今蔡爸爸的大嫂往生多年,從事攝影工作的蔡宗昇,把這個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改造成民宿,向別人分享成長環境,也用老屋記錄城市的故事。

「屎溝墘」是五條港最北一條──新港墘港的支流,早年因運送水肥而得此俗稱,後來河道加蓋成暗渠,「屎溝墘客廳」所在的街屋就橫跨河道上,歷經歲月,渠道不再運送水肥,街屋也從原來的平房逐漸擴建加高,成了現在的模樣。

這裡值得玩味之處,不在於他做了什麼,而在於他「沒有做什麼」。屎溝墘客廳在改造成民宿時,只是把不必要的拿掉、架構保留,並使其符合現代人的生活習慣,無意間呈現出台南近一百年生活空間的真實樣貌以及老台南的生活思維,並未特別想打造出某個特定的樣子。所以這裡沒有巴洛克、後現代,也不是巴黎、東京、紐約或上海,這裡,就是台南。

說到台南,一般人想到的或許是優閒的步調,然而蔡宗昇認為,優閒的背後,其實是因為不追求不必要的擴張和過度發展,「也許是比較沒有企圖心吧!」他說,但因此很多老東西才得以被保留下來,步調才可以比較慢。就像「屎溝墘客廳」所在的老街,時間似乎沒有在那裡留下太多痕跡,巷弄裡依然是那些老鄰居、老面孔。

這種沒有特別的風格所形成的「風格」,也呈現近百年台南人「順勢而為」的性格:雖然房子蓋在水肥溝上也住得很開心,手邊能拿到甚麼建材就用甚麼,不必太在意,而房子能加蓋多少,就多少加蓋一點,彷彿有機生長一般,盡量,但不勉強。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