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糅合魔幻寫實的中央尖山詩人席慕容盛讚的山岳畫家-劉得浪

眼前的高山是他心中最深處的故鄉,這座島嶼的生命裡所有的矛盾與對立似乎都被他把握住了。那岩石的堅忍和銳利,那山嵐的柔和與嫵媚,在風中匍匐生長的植物,那在陽光裡流動的氣息……」詩人席慕容這麼形容畫家劉得浪。

有人直稱劉得浪「山岳畫家」,雖然他不只畫山,但他十七年前的「看山」個展,幾幅百號(一六二乘一三○公分)大作的氣勢,令人震懾。他的每一幅畫都讓登過大山的人有所共鳴,感覺似曾相識,但卻又有那麼一點不同,更帶點詭譎的氣氛。

「要不是爬了大山,我從沒想過畫山。」在新竹芎林的飛鳳山麓下,劉得浪是看著山長大的孩子,他遠眺著聖稜線及雪霸群峰,心裡一直想著征服山。山最迷人的就是神秘,「小時候常聽人說有山神,我總覺得山裡有一些未知的力量,我想去找尋印證。」在每個成長的歲月,從不曾停止上山的衝動。

二十年前第一次爬玉山,劉得浪就對大山著了迷。空氣是冷的,人是累的,周遭一片寂靜,一陣風吹來,沒什麼了不起的強度,在山上卻是整個山谷都有回音,樹葉的沙沙聲,像海浪一樣襲來。忽然一片雲飄來,就開始打雷,閃電像要把天空撕裂,空氣中還聞到一股臭味,「那感覺真的是在你身邊劈開一樣。」劉得浪說。不一會兒就降下跟彈珠一樣的冰雹,撲滿整山。二十分鐘後,又出大太陽,風和日麗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超現實如科幻小說的情景,在山裡都不奇怪,讓他起心動念想畫山。

正因為他是山友,所以他的山和前輩畫家楊三郎、呂基正等用遠眺方式記錄,巍峨聖潔的風格,截然不同。他畫中的山,沒有距離感,有種凝視感

「當你走進山,看到的絕不會是山的外貌,而是森林、石頭,甚至一個小景,但那也是真真實實的山。」劉得浪說,「所以我走進山裡,用主觀的看法來畫山,而不再歌頌它的外型。」所謂主觀,意思是從個人獨特的角度,非普世價值的美。劉得浪笑說,自己的山不是林志玲,他認為美的,別人都覺得怪。陪他登山的妻子曾媛芳說:「他常在一個我根本沒注意的崩坡前停下來說:『你看,這堆石頭多漂亮。』」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