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光裡的宗教建築

我很喜歡拜訪教堂,因為在宗教空間裡有一股很誇大的戲劇張力。無論什麼宗教,只要是傑出的宗教建築,那種無形力量透過空間的傳遞是非常強烈的。而光線在裡面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通常宗教建築會把空間的尺度拉得很大,讓人在裡面顯得格外渺小,好像空間裡充滿了不可能的力量。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原本是六世紀完成的基督教堂,後來因為回教勢力進入,變成清真寺。在那巨大空間裡,建築師用自然光線,描繪出空間的幾何輪廓。透過人和光線的對話,產生不可思議的神聖感。而在梵蒂岡的聖保羅大教堂裡,陽光透過穹頂,射在地面所產生的光束,讓我想起冬日雨後驅車在托斯卡尼的山丘間,金色陽光穿過濃雲細縫,閃耀在霧氣瀰漫草原的天堂景象。

東方當然也有這樣的空間。文革後開放的前幾年,有幸造訪山西大同上下華嚴寺,當住持推開塵封已久的大殿木門,陽光迫不及待洒向遼代佛像。空氣裡因我們踏入,騷動起的煙塵,如幻似真的場景還歷歷在目。而世界現存最大的木造建築,日本奈良東大寺,殿中的毗盧遮那佛大到得分好幾次才能把佛像看清楚,離屋頂不遠開口光線,讓大的臉部表情更顯慈悲。

安藤忠雄在處理宗教建築,我覺得最厲害的部分,是他可以說服舊思維的人,照他的方式,去處理一個宗教空間。在關西,他把一座寺廟蓋在蓮花池底下,走入水面,下行穿過一個狹窄的引道,戲劇性的被帶進了一個紅色的宗教空間。

通常,日本和尚是很保守的,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他們去接受宗教建築上新的觀念。宗教探索的是心靈層面,但不管西方也好、東方也好,都有一些文化包袱。像安藤這樣的建築師,能夠把包袱拿掉,用完全抽象的語彙詮釋宗教,是很了不起的事。

小檔案_陳瑞憲

學歷:東京設計者學院
經歷:安藤忠雄事務所、禾力設計主任設計師
現職:十月設計建築設計總監
得獎:當代大中華區最具影響力的5位建築師之一、3次獲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
重要作品:誠品書店、君品酒店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