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當披頭四遇見貓王

一九六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晚上九點五十分。披頭四終於得到機會拜訪他們心目中的偶像──貓王。雖然當時披頭四已經紅遍全世界,但貓王仍然是他們從小的偶像。在貓王位於比佛利山的豪宅裡,他們見到了貓王,並且停留了三個小時。沒有留下任何相片、錄影或錄音,因為貓王不要。事後從他們四個人的感言中,可以嗅到「那並不是一次愉快的經驗」。那一年,陶爸十九歲,大專聯考放榜的名單上沒有我。

我記得小時候家裡就有留聲機了。父親生意一直做得不錯,家裡過得還算優渥。父親買回來的是一座有隻狗對著喇叭的唱機,他小心翼翼的把唱片放上去,再把唱針放下,音樂就出來了。妹妹當時還小,問媽媽為什麼會有聲音?媽媽告訴她,那是因為有小人在裡面推磨,妹妹還真相信了。我那時已經上學了,所以沒上當,只是對那播放的音樂有興趣。記得那時家中只有兩張唱片,一張是土耳其進行曲(反面是什麼,我忘了),另一張正面是卡門,反面則是阿萊城的姑娘。當年市面上也沒有賣唱片的,所以就是這兩張唱片伴著我過了小學階段。小學以前我所接觸到的音樂大半都屬於古典音樂,家裡牆上掛的都是貝多芬、舒伯特、莫札特、柴可夫斯基等音樂大師的相片。

上初中以後,父親有個朋友顧伯伯,家裡有五個孩子,與我年紀差不多,所以我常去他們家玩。他們家信奉基督教,所以我爸媽也跟著他們上教堂作禮拜,最後我爸媽也都受洗,每個禮拜天都要上教堂。我則跟著去上主日學,唱唱詩歌。雖然對信仰沒什麼興趣,但是禮拜天在家不知道要幹什麼,況且父親說要去作禮拜,好像我也沒什麼反對的權利,就這樣跟著去了。久了以後,發現教會裡有個大姊姊長得很可愛,挺活潑大方的,她叫陳平(就是後來成為作家的三毛)。

顧伯伯有年托朋友從日本買了兩把小提琴回來,居然送了我一把,我也就開始學拉小提琴。但是小提琴可不是那麼容易學的,再加上當年的老師是個無趣的老學究,只曉得在我拉錯的時候,拿琴弓敲我的手,完全沒有教學的熱情。每個禮拜六下午的提琴課對我來說都是虐待,唯一的樂趣,就是騎腳踏車去上課時,可以經過三毛家。每次我都希望能看到她剛好出門或正要回家。後來聽說她出國了,所以提琴拉了一年,也就放棄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