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擁有極圈美景的漩渦島

對於挪威的羅弗敦群島(Lofoten Islands)而言,極圈海域可不僅僅是景觀上的背景── 這片海是滋養群島的活血,也是財富和難忘的故事的來源。

沿著挪威羅弗敦群島的海岸上,漁人的小木屋坐落其上,顯得有點單薄,看起來很難存在這片史前大地上。塔般隆起的花崗岩由上而下籠罩著黃紅相間的房子,讓小屋看起來像是被鬧脾氣的巨人隨手扔在水邊的樂高積木。但和最早住在這塊土地的居民住所相比,這些樸實的房子可謂富麗堂皇了。在西元一一二○年第一批漁民的茅屋(Rorbuer)興建前,羅弗敦島的漁人們夜晚睡覺得先把船翻過來,人就睡在船底下,隔天早上再把船翻回來,到海上討生活。

捕魚仍主宰著島上生活,每家餐廳菜單滿滿都是一道道海鮮料理,至於在港口,每座港口都有巨大的A形晾乾架,去完內臟的鱈魚成對晾在架上,隨處可見捕魚對生活的影響。長久以來,脫水鱈魚和鱈魚乾都是挪威最珍貴的出口商品,這些醜陋的生物讓挪威致富。摩頓.尼爾森(Morten Nilsen)是第五代的羅弗敦漁人,他在十五歲離開學校,跟著父親登上拖網漁船海樂瓦號(Hellvag)。每年一到四月的捕魚旺季裡,摩頓經常一個星期只睡二十個小時,凌晨三點放下釣線,直到晚上八點才收工。但即便在這片豐足的海域裡,鱈魚也不再一如過往有賺頭,濫捕讓鱈魚越來越少,鱈魚乾的需求量也萎縮了,也因此,像摩頓這樣的漁人被迫多元化經營。

夏天的時候,他開著海樂瓦號搭載付費的遊客前往摩克司特勞曼海峽(Moskenstraumen Strait),這個海峽的強力漩渦給了作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靈感,寫下小說《莫斯可漩渦沉溺記》。羅弗敦群島中兩座島嶼莫斯肯尼索(Moskenesoy)和伐洛依(Varoy)之間的洋流對衝造成了漩渦,這個海上惡魔可不是憑空杜撰出來的。「有時候,像是滿月或是天氣不好的時,洋流非常強烈、有力,」摩頓說,他一邊掌舵,眼睛一邊盯著燈光明滅不定的綠色螢幕,螢幕導引著我們前往漩渦中心,「我的曾曾祖父就死在漩渦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