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柏林,解放鐵幕40年活力全球創意朝聖的明日之城

這是全球設計師最想住的城市,這裡是建築大師必要征服的地方,一個不容錯過的採買聖地。

你知道世界上哪一座老城市,近來旅客過夜數仍以每年一○%的速度增長,在歐洲打敗維也納、威尼斯、巴塞隆納等勝地,僅次於巴黎和倫敦?

是柏林。意外吧?

大多數人想到柏林,只會想到兩件事,圍牆和香腸。腦海中揮不去它戰後殘破、市政府破產的慘樣。然而,現在它是座世界潮人都在朝聖的地方。

世界最炙手可熱的話題藝術家,去了柏林。他就是曾經以一億顆手製陶瓷葵花籽轟動倫敦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紐約、哥本哈根都向他招手,但去年他在柏林落腳,將代表德國參加今年的威尼斯建築展。

設計潮流的意見領袖,也去柏林,並深深著迷。創辦《Wallpaper*》的現任《Monocle》總編輯泰勒‧布胡雷(Tyler Brule),不但辦公室會客區櫃子裡,蒐藏著柏林跳蚤市場的舊東德杯具,當我們去年製作《alive品味書》拜訪他時,他不諱言倫敦被比下去了,「創意人才都往柏林跑。我才從那裡回來……。」

擁有悠久歷史的時尚品牌,也去了柏林。曾以典雅風格著稱,極欲以年輕面貌樹立新形象的法國品牌Dior,去年到柏林找了當地的藝術天王安森‧萊爾(Anselm Reyle)。他擅長以壓克力、鋁箔、混凝土這種特別「不藝術」的材料創作出藝術感。兩者合作推出一套火辣的豔紫、桃紅迷彩手提包,一改Dior給人的形象。

這股強大吸力背後的關鍵字是:自由。

帝制、納粹、鐵幕,柏林曾是世界上被禁錮得最牢、最不自由的城市。那裡的氣氛曾經是壓抑、冷酷、價值觀單一。

而當圍牆倒了,一瞬間解放的自由氣氛,像打開蓋子的壓力鍋,突然迸發。柏林取代阿姆斯特丹,成為自由、奔放、活力的代名詞。各種態度、思想、意識形態全都湧入;超過世界半數、一百九十五個國家的人,藝術家、設計師、創意工作者,匯聚這個城市。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