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被冰川撕裂的絕美國度

2013/08/15

LINE分享 FB分享

挪威這個國家並不標榜小規模的自然環境,它所擁有的可是驚天動地的冰川、史詩般壯麗的峽灣,沿海還羅列著難以數計、未受文明觸及的島嶼。

從挪威卑爾根(Bergen)開著租來的車,向東行駛途經如鏡的湖泊及翠綠的山巒等景致,來到艾于蘭峽灣(Aurlandsfjord)海岸。「這麼純樸原始的環境,美得不能再美了,所以我們試圖強化的是體驗,而不是風景,」打造史代格斯坦觀景台(Stegastein viewpoint)的建築師托德.桑德斯(Todd Saunders)說道,他對著自己這個從山腰高處流暢而平穩的向外伸展的木造平台作品點了點頭。

在下方那廣闊的艾于蘭峽灣,它在陡峭聳立的覆雪山壁之間,蜿蜒至遠方。由於冰川巨大的支脈無情的撕裂了原本的地貌,形成岩石陡峭的峽谷裂口,便有部分成為廣闊海水流覆的區域,歷經了數百萬年,才讓這幅景象臻至完美。

如今水流如此沉穩平靜,船隻穿越峽灣時的尾波,呈扇形散開達數百公尺,就像新娘湛藍色的長裙襬。木造走道從山壁伸出三十公尺,然後以優雅的曲線急陡而下,讓觀景者懸浮於落差達六百五十公尺的高處,而僅有一塊玻璃來防止跌落。有幾個參觀者,一接近觀景台邊緣就急忙往回奔逃,也有幾個抓著那片玻璃以維安全,有些則因驚慌而小聲尖叫。

這座觀景台是桑德斯和他的建築師夥伴湯米.威廉森(Tommie Wilhelmsen)於二○○六年建造的,也橫跨挪威幾個風景區的系列建築計畫之一。「如果你在這個驚人美景一帶開車的話,就會變得對大自然的力量麻木無感,」托德說道,「我們想要達到的目的,是讓你藉由從這個平台走出去,感受到自身的脆弱與渺小。走上平台,你會眼觀四面,真切的體驗這個地方是多麼壯闊而美麗。」

他露齒而笑。「我很喜歡爬上這裡,看看觀景者的反應。通常我只會聽到大約十五種不同語言的『我的天哪!』」他大笑,點頭示意並看向觀景台邊緣,有一對夫妻邊尖叫邊大笑,互激對方多靠近邊緣一點;還有一對則冷靜的傾身倚著玻璃邊緣,完全沉浸在峽灣的雄偉壯闊之中。

離開艾于蘭,向西南方行駛六十九英里至小鎮沃斯(Voss),並向南行駛至布魯拉維克(Bruravik),再搭乘渡輪穿越哈丹格峽灣(Hardangerfjord),至布里姆內斯(Brimnes)的小型碼頭,從這裡開車向東行駛十分鐘就能到達艾德峽灣(Eidfjord)。

清晨破曉降臨於廣闊的哈丹格峽灣,散發出一道道柔和的光芒,遍及山坡上果樹園那井然有序的線條。在曙光的照耀下,閃耀著露珠的蘋果更顯亮紅渾圓。傳統山間農場榭歐森(Kjeasen),就坐落於六百公尺之上的山壁。

挪威的峽灣曾經羅列著許多山間農場,他們飼養綿羊,並且在陡斜的小塊面積上種植作物。如今,農夫們已去他處尋求更富足的生活,於是大多數農場都不再營運了,然而以傳統為榮的家庭則依然茁壯。

農場主人歐梵里妲.榭歐森(Alvhilda Kjeaasen)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年婦女,她已經為今天做好準備,管理她的老農場、預備華夫餅(Waffle,又稱鬆餅)和熱咖啡以招待可能前來的訪客。沒多久第一批客人就到了。有些人停下來和她聊天,在以稀疏樹木為牆的前屋坐下,學習一點這個地區的歷史;然而,大多數人只是繞過農舍,走到農場邊緣,將美景盡收眼底。陡峭懸崖與奔騰溪流下方峽灣那片亮藍的水域,被覆有綠草的高聳山壁環繞著,而白瀑則看似衝破了這層包覆。「有時候他們走錯了,我還必須把他們叫回來,」榭歐森邊盯著走錯路的遊客邊說道,「這兒有幾個險惡的地方會讓人失足摔下。」

這座農場的美麗風光以及遺世獨立,是用高昂代價換取的。在一九七四年以前,還沒有建造通往山頂的道路,而且沒有方法可以用貨車或滑輪把貨物向上運到農場時,從食物、工具到家畜等所有物資都仰賴家族成員揹上來,沿著陡峭的山壁向上爬五百三十公尺。農民要交易貨物時,就要把東西裝載到船上,划船至卑爾根的市場,然後還要划船回來,航行的單程就大約一百三十英里了。

榭歐森舒適的坐在通往農舍大門的階梯上,這是她最喜歡的所在。「我常常在下午坐在這裡,看往對面山頭,」她說,「我想著我的祖母,想她會不會跟我一樣,坐在這裡,看著岩石崖面?對他們來說,生活極為艱辛,但我想她一定也有這般平靜祥和的時刻。」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