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紅毛城拜訪印花大師的家

威廉‧莫里斯,也許你對這個名字不熟悉,但其實在你生活周遭的壁紙、杯盤、窗簾、桌巾,他的設計無所不在,他所創造的經典印花扭轉了維多利亞時期的豪奢,把自然風帶進了室內家居。

這位被英國視為「現代設計之父」的大師,多才多藝,對美極度偏執,甚至娶了當時的第一名模為妻。他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詩人、設計師,他的住家「紅屋」是英國第一座紅磚建築,自己開出版社,甚至連字體都自創。「你不覺得他很像賈伯斯嗎?都是對美感要求到極致的天才。」「威廉‧莫里斯特展」策展人羅健毓笑說。

莫里斯出身富裕,卻討厭維多利亞時期的奢華雕琢,崇尚中世紀哥德式的質樸實用。他認為生活美學並非富人專利,於是設計大自然的圖騰,印在家家戶戶都有的壁紙、織品,矛盾的是,他揚棄大量工業生產,以至於當時這些精美的商品始終飛不進尋常百姓家。然而,他提倡的實用工藝美術精神,卻深深影響往後德國的包浩斯,進而整個設計世界。

淡水古蹟博物館上一檔展覽正是莫里斯最反彈的維多利亞時期家具,今年褪下華麗,被莫里斯雅致有氣質的壁紙包起來,配上十九世紀的古董家具、壁爐,紅毛城搖身一變為莫里斯倫敦郊區的「紅屋」。

在這兒看展和博物館的氣氛完全不同,不只是一個展間的呈現,而是由內而外的融合。「這裡本來就是前英國領事官邸,典型的歐風建築與莫里斯的家飾很搭配。」羅健毓說。高聳的窗門外就是海與觀音山,陽光順著落地窗格灑落在莫里斯淡淡的「楊柳」(Willow)壁紙上,典雅又大器。

莫里斯在皇室的森林中長大,因此他的圖案以大自然的花卉、瓜果、動物為靈感,纏繞成規律重複的印花,圖樣繁複卻工整,不斷綿延,生生不息的感覺。

這次展覽,能親眼看見他「隱藏版」的第一版印花壁紙「格子架」(Trellis),其玫瑰菱格紋的花架,周遭有青鳥盤旋,玫瑰與青鳥,有種幸福的寓意,這是源自於他「紅屋」花園裡的景象,然而,當時因為印刷技術無法突破而延遲發行。之後的「小雛菊」(The Daisy),反而成為市面上第一件莫里斯壁紙。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