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單車之都拜訪猴子酒吧

2014/01/09

LINE分享 FB分享

從單車旅遊領隊到咖啡館的調酒師,居住在經典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風情背後的人們,分享遠離大批遊客的私房景點。

造訪阿姆斯特丹時,必定會伴隨著某些聲響:馬達船滑過狹窄運河的引擎聲,教堂傳出錯綜複雜的音樂聲,及不容忽略的腳踏車鈴聲。每天早晨太陽高掛時,一場兩輪的盛會正要展開:學生騎著色彩繽紛的腳踏車輕快的前進,朋友側坐在後座搖搖晃晃的騎著,小狗事不關己的坐在籃子裡,父母騎著裝有木推車的單車載孩子上學,孩子們則是好奇的從推車往外看。

彼特.波特曼(Pete Botman)二十四年前搬來這裡後,便一直以單車代步。他替「麥克單車旅遊」(Mike's Bike Tours)擔任領隊近十年,在單車比人多的阿姆斯特丹,帶領遊客騎著單車漫遊整座城市。父母皆為荷蘭人的波特曼生於加拿大,他戴著牛仔帽露出熱情微笑著說:「我讓遊客感到賓至如歸,也確保他們不會發生任何意外。」

波特曼會在閒暇時越過內運河帶著老舊的道路,探索阿姆斯特丹北部的鄉間。他離開城市的路徑,經過像是西區島嶼(Western Islands)等較少遊客造訪的角落。西區島嶼的礫石街道,圍繞著野生花園與裝有五顏六色百葉窗的挺拔舊倉庫;騎經諾德公園(Noorderpark),單車騎士們正在涼爽的林蔭大道下,沿著北荷蘭運河(North Holland Canal)自在的翱翔。這條寬廣的河道曾經從北海(North Sea)運送貨物,現今,則是看到家庭乘船聚會,及喧鬧的青少年從橋上跳水。

繼續騎下去,景觀成了一望無際的圩田,這是一種從海水開墾出來的土地。牛群和馬匹放牧在環繞著蘆薈與豔麗花朵的草地中,周圍的水道形成天然的柵欄,白鷺鷥與蠣鷸掠過光滑的水面。對波特曼來說,這一片由堤防、溝渠與風車一吋吋開墾出來的景觀,在歷史上占有獨特地位。波特曼說:「如果你在一片田野間看到一座梁,你會知道那是一條堤防,後面可能就是一條運河。在水平面高一點的地方,還會看到帆船從你頭上經過,這是很神奇的經驗。」{DS}

就和城市中許多建築物一樣,海員小酒館(In't Aepjen)的來歷也有說不完的故事。酒館位於阿姆斯特丹最古老街道上,城中唯二木造房屋的其中之一,在十六到十七世紀時是水手們聚集聲名狼藉的場所。水手們在經過長時間出海後,終於可以喝酒放縱作樂,便從鄰近的碼頭蜂擁而至,如果沒有現金,就用猴子或鸚鵡代替,讓酒館像個充滿跳蚤的動物園,留宿的客人也因此癢到不舒服。「in't aepjen」或是說「in the monkey」原先的意思是輕微不順,後來酒吧便採用了這個名稱。現今酒吧只能在海報及雕像上看見猴子的蹤跡。

在此地工作八年的調酒師安潔莉克.馬特(Angelique Mater)說:「如果你來到阿姆斯特丹,一定要嘗試琴酒。」這種酒的主要材料是杜松子,也因此以其荷蘭文命名,幾世紀以來這款烈酒一直很受歡迎,它可能是一種惡名昭彰的雞尾酒「荷蘭人的勇氣」來源;同時也是另一款以杜松子酒為基底的琴酒之靈感,不過這兩種酒喝起來比較像是威士忌和伏特加。安潔莉克建議前往城市僅存兩間酒廠的其中一間品酒,獲得更全面完整的了解。

一六七九年就開始營業的威南德福克京酒廠(Wynand Fockink),狹小昏暗的品酒室裡面,架子因陶罐與五顏六色酒罐的重量而略顯下沉,調酒師湯姆斯.惠根(Thomas Huijgen)正在向顧客示範,如何以歷久不衰的方式品嘗琴酒。他將酒倒入一只鬱金香狀的小玻璃杯,直到快要滿出來為止,顧客則是雙手往後擺,彎下腰來啜飲第一口酒。惠根解釋:「人家都說荷蘭人很小氣,如果灑出來就浪費了。」喝完琴酒後,不能免俗的追加杯啤酒,這種組合也就是俗稱的「頭鎚」。

馬特說:「越來越多人將舊工廠改建為酒吧或餐廳。」她最喜愛的其中一家是鏽色酒吧(Roest),這間位於海灘邊的酒吧,看起來就像是一間熱帶島嶼的酒吧,意外被吹到阿姆斯特丹東區島嶼的工業區。夜晚的泳池派對,吸引熱愛派對的人帶著花圈與臂章擠上人工沙灘,在河邊喝著啤酒,或慵懶的躺在吊床上,酒吧內錯綜複雜的管線看起來充滿未來感,服務生送上糖果般甜美色澤的雞尾酒。

幾世紀以前夜夜笙歌的阿姆斯特丹人一定很贊同這樣的生活方式,不過現在沒有人再用猴子抵債了。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