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跟著推理女王重返魔幻之城

2014/02/20

LINE分享 FB分享

坐在白色子彈列車,朝亞洲方向飛速前進,德國中部的翠綠原野從窗外一閃而過,這列ICE城際高速列車,將帶我往東朝魔幻之城伊斯坦堡(Istanbul)前進。起點是倫敦,終點站是那座數千年來擔任歐亞橋樑的城市。

在過去,搭火車被視為一大冒險。名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在一九二八年搭火車經過伊斯坦堡去巴格達(Baghdad)時,整趟旅行花了她將近當今幣值的四千英鎊及八天光陰。時至今日,我們當然可以快步走上一架廉價航空飛機,但是搭火車去伊斯坦堡依然能給我們截然不同的體驗。

因此我們搭著「歐洲之星」(Eurostar)到布魯塞爾(Brussels),時間抓得恰到好處──在小酒館裡享受啤酒,然後香甜的睡上整夜。隔天一早,ICE快車靜悄悄的駛離布魯塞爾車站,接著忽然間火力全開的突破市郊,奔馳在比利時霧濛濛的平坦鄉村。最後火車終於駛入維也納(Vienna)。我們在陳舊而迷人、內部有如山洞的中央咖啡館(Cafe Central)稍作停留,補充咖啡因和卡路里,之後便信步走向大教堂消化肚子裡的咖啡和蛋糕。

離開維也納時已經天黑,在我們從奧地利進入匈牙利再接續到羅馬尼亞的過程中,密集燈光開始變得稀稀落落,隔天早晨,我們已隨著轆轆的車輪慢慢通過羅馬尼亞鄉間,舉目所見盡是黑森林、偏僻的林間村落和積雪的山峰。我們抵達伊斯坦堡前的最後一站── 布加勒斯特(Bucharest),從布加勒斯特出發的臥鋪車以步行般的舒緩節奏行進,凌晨兩點到達土耳其邊境而停下。面容冷峻的海關人員把我們從床上趕下來,在冷風刺骨的月台上排隊一小時辦簽證,讓我們不禁懷疑造訪他們古老的國度,是否代表我們的判斷力和喜好都出了問題。

但是到了隔天早晨,一切不快都被我們拋諸腦後。火車走的是伊斯坦堡的濱海地帶,我們經過這座城市好幾個著名景點,海鷗展開雙翅穿梭在宏偉的藍色清真寺(Blue Mosque)數個尖塔之間,狹長的博斯普魯斯海峽(Bosphorus Strait)中則有好幾艘巨船緩緩航行。就算是滿身疲憊的旅人,對此美景也必定感動得喉頭哽咽。

列車駛入錫爾凱吉車站(Sirkeci Station),它正好隔著博斯普魯斯海峽與亞洲大陸遙遙相對。我們已經很接近目的地了。伊斯坦堡市中心分為三大區域,各區之間以寬闊的水道相隔。歷史久遠的蘇丹艾哈邁德區(Sultanahmet)離錫爾凱吉車站只有五分鐘步行距離,古老的清真寺和博物館主要都集中於此。

我們目眩神迷的來到聖索菲亞大教堂(Ayasofya):這座城市的歷史縮影。除非你的靈魂有如頑石,否則初次踏入聖索菲亞大教堂,勢必會被它的壯觀氣勢折服。教堂圓頂直徑超過三十公尺,高懸在四十扇拱形窗之上,彷彿浮在一圈光環裡。這是人類試圖用建築展現不朽的案例中最為成功的典範,而在這座城市各處,還有許許多多同樣令人讚歎的建築。

我們在卡格龍魯浴場(Cagaloglu Hamami)享受了一場讓人渾身瘀青的按摩,按摩師傅穆斯塔法(Mustafa)用服務過老牌演員奧瑪.雪瑞夫(Omar Sharif)的巧手搥打我的背部和頸部;接著我們便搭有軌電車進入現代都心貝約魯,隨意遊逛一間間酒吧和精品店。在此之後我們又去了風格時尚的大峽谷購物中心(Kanyon),開放式走廊沿著有弧度的峽谷式建築蜿蜒而行,儘管它算是瀆神的場所,這樣的設計風格卻完美呼應鄰近清真寺的豐腴曲線。

最後我們渡海進入亞洲,來到烏斯庫達區(Uskudar)。我在一個廣大的住宅區附近駐足,旁觀幾十個男人在海邊垂釣,還有幸欣賞到一群海豚像灰色魚雷在海峽中梭行。日暮時分,回首眺望海水另一頭的歐洲,也出神的凝視遠方十幾座清真寺的尖塔。這一幕為這趟旅程畫下完美句點。

兩位年長男性走到我們附近時停下腳步。「你們喜歡伊斯坦堡嗎?」其中一位以帶著濃厚口音的英語問道。「我非常喜歡,」我由衷的說,「你們的城市美極了。」男人露出和煦的笑容說:「它也是你的城市啊。」他說得沒錯。

關於這篇文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