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革命之島發現百年遺世古城

假如牆壁會說話,那麼綿延在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濱海區五哩長的堤防──馬雷孔(Malecon),不只是喋喋不休,它還會哼唱,就連叫囂、嘟嘴、跳舞也會。馬雷孔依著城市海岸線蜿蜒而行,起點在現代主義旅館林立的維達多區(Vedado),這些建築是黑手黨在巴帝斯達獨裁政權逐漸頹敗、卡斯楚掌權前所打造。

馬雷孔不只有建築可看。哈瓦那的居民都來這裡散心:他們像飛蛾撲火般群聚到堤防上遠眺墨西哥灣。當夕陽逐漸西下,大批情侶們如膠似漆坐著看海。其他獨坐的人則是看書、讀信,或漫不經心撥著吉他。當夜晚來臨,更多城裡的人提著啤酒或萊姆酒來到水岸邊,打扮也會隨著越近午夜而越發精心,喧騰的程度也隨著人們開始歌唱、嘻鬧、跳舞、扭腰擺臀而高升。

從維達多區這端的馬雷孔出發,在十七街(17th St)和K街(K St)交界有著一排排遮棚攤位和生鏽的鐵皮小屋。這個市場正位於古巴飲食文藝復興的心臟地帶。放眼望去似乎可見新鮮蔬菜、肉類、香草和香料,但事實上,就在幾年前而已,新鮮食材和香草的種類可是比連飯都沒得吃的革命期間還少。古巴的廣告禁令讓攤販們無法像一般傳統市場可以隨意叫賣,儘管如此,這裡的空氣中仍然充滿著招呼聲、玩笑話和討價還價的對談。變多食材促使更多有抱負的家庭式餐廳開張,例如供應創新古巴料理的時髦餐廳好星辰(Starbien),或是令人驚豔的古巴瑞典複合式餐館米格利斯之家(Casa Miglis)。大部分的主廚是曾在海外歷練過的古巴人,如今他們終於可以取得所需的農產品在家鄉大展身手。

伊旺.弗士托(Ivan Justo),一位以自己的名字開餐廳的主廚就是一例。「多年前我一直夢想要開間像樣的歐式餐館,但我從來不認為會實現。」他坐在一面掛滿懷舊海報,以及加勒比海樂手、演員和作家照片的牆壁下方,「重點在於食材,以前很難取得我們想要的,但其實在一九五九年前,古巴菜餚可是世界最好的美食之一,因為它融合了許多久住此地的民族風格:西班牙人、法國人、克里奧爾人(Creole)等。我們已經完全喪失了那段美好,但我想讓它再現。」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