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循大象腳印尋找神秘面具舞

沿著貫穿馬拉威的水路向北,體驗這片非洲淨土上的野生生物與祖靈氣息。

一道道瀑布在盤繞於姆蘭傑高原(Mulanje's plateau)的雲朵下湧出,筆直朝著山腳的雨林落下。在山腳,瀑布與支流匯合,穿過契拉朱魯草原(Chiradzulu Plains),流經由泥草屋組成的小聚落,以及中午時分坐在桃花心木陰影下的居民。水繼續流,通過東地塹(East Rift Valley),進入馬拉威最大的夏爾河(Shire River)。河的中段,又是一連串陡峭的瀑布,水沖入馬傑特野生動物保護區(Majete Wildlife Reserve)的森林裡,濺起一片迷濛的泡沫和水花。

下游一個較為寧靜的水池裡,十四雙粉紅眼睛和十四對粉紅耳朵在水面上東張西望。一隻非洲大羚羊繃緊神經,站在河邊觀望,好一會兒後,才低頭喝水。在黑色土地上翻找球莖的狒狒為了阻擋疣豬靠近,發出了吠叫聲,也亮出黃色的鬃毛和彎曲的獠牙。

往北進入東地塹,過了馬傑特的瀑布後,夏爾河河面變寬,水流變緩了。里望德國家公園嚮導大衛.麥坎達威爾(David Mkandawire)駕船朝上游而行,一群河馬見狀馬上張大嘴巴發出警示聲。對岸二十來隻大象玩在一起,把黃熱病樹(Yellow-fever tree)的樹皮都扯下來了。有些大象浸在泥淖中躲避烈日,有些則在水裡打滾,「黃熱病樹就像酒吧,」麥坎達威爾關掉引擎,「這些大象就像人類的單身漢,喜歡聚在一起,喝喝小酒。」

鱷魚在船身靠近時滑進水裡,隨著溪流往下游漂去。大象悄悄走入視線中,對著船晃動牠們展開的耳朵,有隻小象生氣的朝水裡的奇怪生物彈泥漿,然後轉身就跑進樹叢裡,麥坎達威爾忍不住笑了。「大象的耳朵傳達很多訊息,例如『歡迎』、『我們走吧』、『可別小看我』、『我有在注意』。你可以透過牠們的耳朵得到最新的資訊。」

發表評論

禁止酒駕禁止酒駕 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