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藍色大門的日式書坊瓦當人文書屋

以工研院聞名的竹東鎮,通常不是旅遊的首選,遊客只會借道通往北埔。從竹東高中前轉大林路,約莫五百公尺左右,有間藍色大門的店面,靜靜的守在冷清的路上,只是往往會被心繫北埔的車輛忽略。這間店沒有招牌,柱子上寫「瓦當人文」,就連當地人也不一定清楚這間店究竟葫蘆裡賣著什麼藥。

「有人還以為這裡是當鋪,走進來詢問。因為我的門很古典,又貼了一個『本』字。」擁有甜美笑容陳晏華,是瓦當人文書屋的女主人,她笑著說,門窗上會貼一個「本」字,是因為日本的書店都是這樣,而「本」在日文是書的意思。

店內乾淨溫馨 待著就像自家客廳

從門外的「本」字,到店內播放的日文抒情歌曲,不難察覺這位外型沉靜的女主人是個哈日族,就連店名也和日本有關。「二○一三年二月,我們去京都旅行的時候,看到日本建築上各式各樣漂亮的瓦當,我先生很喜歡。瓦當雖然是房子裡很小的一個元件,但很重要,所以在想店名時,他就提議叫瓦當,比喻我們這間書店雖小,卻很重要,因為閱讀是生活上一件重要的事情。」

至於為什麼會選在一個沒有過路客的地點開店,理由很簡單,夫家就在隔壁,這棟房子是自己的家,一樓是書店也是對外客廳,他們就住在樓上。因此,瓦當人文書屋的設計走溫馨路線,家具擺設猶如自家的客廳,書的陳列也是乾淨俐落,讓大家有呼吸的空間,可以自由自在的閱讀。

二○一三年九月,瓦當人文書屋剛開幕的時候,日本作家石橋毅史的《書店不死》中文版剛問世不久,陳晏華覺得這本書代表獨立書店的精神。「書裡有一篇是關於一位在深山裡開書店的女人,我覺得自己的精神跟她很像,也是在偏鄉小鎮開店,有時一整天也沒人。」她笑著說,目前平均一天約有兩位客人,不過因為他們都是專程前來,所以大部分都會買書。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