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探訪消失的瑪雅古城

十七世紀間,從西班牙遠道而來的征服者在美洲發動了一場又一場的戰役,軍隊一路席捲,終於在一六九七年三月十三日來到弗洛勒斯島,也就是瑪雅族的最後一個部落── 奇琴伊察(Itza)的據點。最後,奇琴伊察慘遭大屠殺,僥倖存活的人只能棄守家園另尋庇護。

全盛時期的瑪雅文明版圖龐大,勢力範圍從墨西哥南部、瓜地馬拉、貝里斯一直延伸到宏都拉斯西邊和薩爾瓦多的北部,然而長達兩千年的瑪雅文明統治就在這場戰役中成為絕響。今天的弗洛勒斯早已不見奇琴伊察的蹤影,他們賴以為家的島嶼現在充斥著征服者留下來的殖民時期建築,瓜地馬拉隨處可見西班牙的硃砂紅磚屋頂、濃蔭圍繞的廣場,以及高聳的天主教大教堂。要尋找殖民時期以前的足跡,就得進到瓜地馬拉北部的叢林。距離弗洛勒斯不遠處,有一個叫克魯斯阿瓜達斯的小村子,村子中有條瑪雅人留下來的舊時貿易路線正是以這為起點,穿過東方濃密的叢林,就可以去到蒂卡爾的城池廢墟。

當地導遊將接下來三天旅程所需的寢具、食物和水分別綁在兩匹壯碩的馬背上後,我們便消失在叢林中了。這步道原是瑪雅人運送採集來的樹汁液和採集工具所走的路,也曾有將棉背心裝滿岩鹽做為戰袍的瑪雅勇士從這裡行軍而過。領隊的名字叫克里斯托保.卡克.馬青(CristobalCocMaquin)。他的父親是當地一位很受敬重的醫者,從小他就跟著父親在這條步道上找尋藥草。他一邊走著,一邊對著路上的花草植物指指點點,並告訴我它們的用途,「這些藥草比起現代人用的藥好太多了,」克里斯托保說道。「它們有很好的療效,如果能親自在自然環境中採摘,更可以發揮最完全的效用。」

走完最後幾哩路,我們來到夜宿紮營的地方,隨著時間轉為黃昏,吼猴低沈而沙啞的怒吼在樹林間迴盪不去,我們手持火把,又走了兩個小時,最後登上一座教人頭暈目眩的金字塔廢墟,準備迎接破曉。若是一千兩百年前,從這個居高臨下的位置遠眺,可以望見帕章(Pa’Chan),那是個在瑪雅文明裡地位崇高的貿易城市,幾個世紀下來,輝煌一時的石造建築早已被叢林一步步的吞噬殆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