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4個亮點建築大師與新秀的創意大戰

當一八五一年英國倫敦的水晶宮,以裸露出來的鋼骨支撐大跨距的玻璃,在室內灑下滿地日光,打開了人們對建築的想像力後,世界博覽會,從此一直是帶著我們飛往未來建築想像的那雙翅膀。光是材料與形體這兩件事,永遠能聚集世界討論的焦點。

今年米蘭世博的建築,焦點不但在聚焦兩位極富盛名的大師身上:建造倫敦瑞士再保公司總部(俗稱小黃瓜)的諾曼•福斯特(NormanRobert Foster),以及擔任紐約雙子星世貿大樓重建計畫總建築師的丹尼爾•李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此外,造形與材料令人耳目一新的中國國家館建築師與英國國家館主導藝術家—陸軼辰和沃夫岡.巴特萊斯(Wolfgang Buttress)兩位新星也紅了。這四位大師與新星,這次用更貼近生活文化、更貼近自然的出發點,給了我們頗為亮眼的驚喜。

福斯特的「沙漠絲路」

之前大概有好一段時間,世界建築大師出手的新作品,都有一些共同點:流動的線條帶來現代感,閃耀的材料亮到讓人眼睛睜不開。好像很耀眼獨特,可是也好像蓋在哪裡都可以、都一樣。所以當英國建築大師福斯特再度出手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設計世博展館時,採用阿拉伯沙漠文化中,傳統建築的高牆、細道做為元素,不禁讓人有點意外,但同時覺得比較開心。

和上一屆上海世博,他用不鏽鋼塑造金光閃閃的沙丘造形比起來,這次牆高十二公尺、蜿蜒一百四十公尺,寬度只容兩、三人擦肩而過,細長而高聳的步道,全都用沙礫般的質感表現。不亮了,頗為忠實的呈現沙漠農村建築的生活智慧與傳統。高牆抵禦陽光,長道能穿梭著農業導水管。儘管說是傳統,福斯特在其中塑造有如山脈,又像波浪般的高牆起伏,十足具有現代美感。五月一日開展當天米蘭下著雨,採訪團隊看到撐著繽紛雨傘的遊客走在其中,這細道簡直就像劇場般,充滿張力與美麗。沙漠文化的智慧與美感,終於被看見了。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