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三個熱血藏鏡人從日常穿搭到瘋狂蒐藏,看他們怎麼玩出風格

不過就是矯正視力嗎?偏就有人以蒐藏為樂,閱「鏡」無數。這回我們邀請三位眼鏡玩家現身說法,從服裝穿搭、對細節的考究、對臉型的適性,一一分享玩鏡之樂。

從板料看工藝細節
楊坤銘

年輕時,楊坤銘跟多數年輕人一樣,喜歡張揚外顯的品牌,美國Yellow Jacket、日本Spivvy,一些線條切得比較怪的款式,陸續成為蒐藏盒中的寶物。「那時年紀輕,希望Eyecatching些、顏色鮮豔點。後來懂得多了,加上曾負責眼鏡雜誌編務,看見品牌的同時,也會留意更多細節。」

等他進入媒體業工作後,開始大量蒐藏眼鏡。從日本手工職人─泰八郎、小竹長兵衛、比利時設計品牌Theo、日本擅玩鮮豔醋酸纖維板料的Platoy、美國l.a. Eyeworks,早期Armani、Paul Smith,都在他的口袋名單。十多年來陸續蒐藏,總量達七、八十副之多。因看得多、玩得多,後期更讓他從挑選品牌,進階到追求細節的精工。

「我自己特別喜歡『板料框』,」何謂板料框,簡言之,非金屬材質的都可以統稱為板料框,無論醋酸纖維或賽璐珞,都是板料框的一種。

「板料在拋光、選料上的細節,看得出處理的細緻:譬如鏡腳內側接合鉸鏈處是否平整、光滑,板料的透光性、色澤,在在都是可供觀察之處。歐洲和日本在處理板料上不一樣,日本講究厚實,收邊、金工的細節,較歐洲框來得好;歐洲框勝出之處則在設計和故事。譬如歐洲框的板料常來自義大利的板料廠,有些少量、特殊訂製的板料,紋路特別,很值得玩味。」

然而看過眼鏡萬千,可別以為男人總喜新厭舊。楊坤銘最「神奇」的一副眼鏡,是一副美國l.a. Eyeworks的紅色板料鏡框。某次和當時的女友大吵一架,對方硬生生將板料用力一掰!整副鏡架成近九十度對比,眼看即將報廢;沒想到拿去相熟的眼鏡店請老闆細心重整,眼鏡竟然回復原始模樣,僅在中央鏡橋之處,留下微微皺摺痕跡。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