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依條件搜尋 旅遊行程

時間

{{ showTime }}

{{ !toggleTim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時間

地區

{{ showSite }}

{{ !toggleSite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地區

主題

{{ showSubject }}

{{ !toggleSubjectSelect ? 'expand_more' : 'close' }}

主題

條件相符的旅遊行程

條件相符的推薦旅宿

以色列 /

Tag

以色列猶太小區 藝文漫步

February 13, 2018

一般人對於以色列的印象,是在耶路撒冷哭牆旁虔誠禱告的猶太教徒,是死海上漂浮永不沉沒的度假人群。儘管從一九四八年宣布獨立以來,以色列人奉耶路撒冷為首都,但實際上,特拉維夫才是最重要的政治與經濟中心。古與今,在此地交會。冬日,我們從特拉維夫的歷史起點出發,跟著猶太人穿越時空,徹底走逛以色列。緊臨著地中海...

烽火以色列的 奇幻消防栓

January 07, 2016

好像從一開始,消防栓就是我選定旅行時,「到此一遊」攝影紀念的重要標的。一路默默的拍攝與蒐集城市消防栓的形象,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潛意識裡有「寫自己的小歷史」那種說不出來的想念,也說不定?許多年下來,也的確累積了不少獨特的消防栓紀念照片。 我以為最漂亮的消防栓,是在西非塞內加爾首都達卡外海的奴隸島見到的...

為什麼哭?

March 07, 2013

耶路撒冷舊城聖殿山的西牆又名哭牆,是猶太教的聖地。為什麼叫哭牆?有很多種說法,其中最可信的是當耶路撒冷聖殿被燒毀時,有六位天使坐在聖殿的一面牆上哭泣,後來淚水黏結泥土,使得高牆未倒,所以就把它叫作哭牆,不過現在都統稱為西牆了。西牆前是個大廣場,是教徒們禱告的地方。男左女右分成兩處,中間隔著木板牆,男...

我就是不下水!

May 31, 2012

常看到有人漂在死海水面上,頭、手和腳都可以伸出水面。有的人還故做輕鬆狀的拿著份報紙看,其實那都是為了照張相留念的。看報紙,哪裡不能看啊?還非要漂在水上看?死海的鹽分高達百分之三十,是一般海水的八倍多。它位於約旦和以色列的中間,面積約八百平方公里。因為是個內陸湖,所以湖水來自約旦河。因為兩個國家都要靠...

孩子

November 10, 2011

在一個小山坡上,一堆密集的水泥柱立在地面上。高度雖然參差不齊,但是每一根水泥柱子的頂部都是斷裂的。這是位於耶路撒冷的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室外的一個紀念碑。紀念在二次大戰期間遭納粹屠殺的兩百萬兒童。每根柱子都象徵十萬個未能有機會成長就遭到殺害的孩子。雅瓦先(Yad Vashem)是以色列為了紀念在二次大戰...

討價還價快樂多

April 22, 2010

做生意的,好像沒有不會討價還價的。養成習慣了,買什麼東西都會殺殺價。尤其是在逛跳蚤市場的時候,更是練功的好機會。陶媽每次看到我蹲在攤子前,跟小販為了五塊、十塊在你來我往時,都會拿不屑的表情對著我。事後還會來上兩句:「你真缺那五塊錢嗎?人家已經夠窮了,你這是何必呢?」殊不知,買東西討價還價,這是一門藝...

郵差

March 12, 2009

飛到以色列的特拉維夫已是半夜,入住旅館倒頭就睡,天不亮就醒了,才發現我們的旅館原來位於海邊。 海邊有點冷,人也不多。心裡想大概恐怖分子也不會無聊到在無人的海灘上弄個炸彈吧?在一塊凸出海灘的岩石小半島上,有片像是電影片場的廢墟前停下了腳步,這裡與背後特拉維夫的高樓大廈極不搭調。雖近在咫尺,但像極了兩個...

加利利湖上的禱告

December 18, 2008

小時候,我常跟父母上教堂,雖對宗教一知半解,但是一到禮拜天,做禮拜就成了我們家固定節目。年初到以色列參加好友長子的婚禮,讓我複習了兒時記憶,尤其當我們到了當年耶穌傳教的加利利海(Sea of Galilee)時,感覺特別深。據《聖經》記載,此地奇蹟特多,如耶穌用五餅二魚餵飽千人、耶穌在水面上行走,耶...

葛蘭高地觀虎鬥

September 20, 2008

在往葛蘭高地的巴士上,大家心裡都寒寒的,可是臉上都沒什麼表情。也不知道是誰的主意,大老遠跑到以色列就已經挺危險了,還跑到敵國敘利亞的邊界,簡直是跟自己過不去嘛!坐在前座的老郭還不忘小聲的提醒我,他看新聞報導葛蘭高地對面的敘利亞部隊,這幾天有點蠢蠢欲動! 葛蘭高地是以色列在一九六七年時的六日戰爭中,從...

到以色列 玩最低海拔最高挑戰的岩鹽

December 07, 2006

我的手試圖尋找可以支撐身體的支點,然而看到眼前是一根根尖如刺的鹽礦結晶,不曉得要攙扶哪裡才好,只能將指尖頂著刺刺結晶之間的山壁,讓自己有暫時的依靠。但,就在自己覺得可稍微喘口氣時,腳下鋒利的鹽結晶險些刺穿我的鞋底。霎時間,我不曉得要把身體的重心放在何處。在尖銳的岩鹽之間,我越爬手腳越軟,本以為是很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