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全台人口最少、教練最多的攀瀑聖地

霧台鄉,台灣本島人口最少的鄉鎮,抵達行政中心前,在霧台公路三十八.九公里岔路處下切,需要三十分鐘左右車程才能抵達「新大武部落」。

吉普車上的視線沿河谷一路而下,我們來到屏東最深山的神秘部落。這裡是台灣唯一有魯凱獵人,同時具B級專業溯溪教練身分的部落;也是目前少有,溯溪安全人員認證多達六十三位的溪谷運動環境。

這裡長年水量豐沛,水質極清淨、透涼。從彰化來到大武部落溯溪的骨科醫生林毅宏說:「我一直在尋找,爬山同時又能玩水的戶外極限活動。」

「溪谷和海邊的水,味道是完全不一樣的。皮膚上的觸感、質地也是南轅北轍。」言談中他也特別強調,溯溪運動找到專業教練的帶領很重要,安全進出溪谷,才能真正享受自然秘境。

炎夏高溫飆越三十七度,走進山林裡的舒爽,或是跳進野溪水域的沁涼,兩者都是消暑的絕佳配方。

溯溪運動是一種必須高度專注、手腳並用,心智立即反應的總和性戶外團隊運動。相較於路徑明確的登山健行,溯溪須依季節的雨量水流、石頭位移產生的地形變化,隨時做出安全的領導判斷。

意外開啟的幽谷大門

大武部落分為小山和東川兩區,目前人口不超過五百人。隘寮北溪是部落大動脈,其支流密織在族人的獵場與生活領域。這裡地勢險峻,鮮少耕種地,大部分族人得外出工作。直到哈尤溪彩壁及野溪溫泉熱潮,大武的魯凱青年才找到返回部落的契機。

當年莫拉克風災夾帶大量雨水而來,溪水暴漲,隘寮北溪上游被滑動的溪石淤塞填積五十多公尺。這條原本通往舊部落的神秘幽谷,一夕開闊見天。

在冬季枯水期時,可帶領遊客輕鬆進入溪谷,進行七彩岩壁導覽及野溪溫泉體驗。但枯水期一過,溪水升漲,部落青年得再度遷往外地打工。

大武村村長歐光夫說,「我們是在河流長大的民族,溪流是我們的母親,我們是崇拜溪谷的部落。」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