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疫情之下,困在國界的冒險家

兩個月前,世界級冒險家、Discovery《亞洲大探險》(Expedition Asia)節目主持人白銳勻(Ryan James Pyle)在衣索比亞塞米恩山脈,進行稀鬆平常又一次探險,他沒有料想到,下山時會有家歸不得。受到疫情影響,各國關閉國境,白銳勻成了疫情受災戶之一。

山上沒有收訊,他與拍攝團隊與外界斷絕聯繫三天。接到訊號後,手機跳出的第一個訊息是:義大利關閉邊界。隨後各種訊息蜂擁:美國、歐洲、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都關閉,大封鎖時代正式展開。四十一歲的白銳勻來自加拿大,現居杜拜。杜拜的家回不去,加拿大的父母又年事已高。做為一位旅遊探險節目主持人,他其實很習慣解決問題,但畢生從來沒遇過這種危機。

他買了一張機票,飛往土耳其。土耳其仍開放外國人造訪,且跟杜拜位於同一個時區,至少和家裡沒時差。從三月二十一日落腳伊斯坦堡至今,已超過兩個月。「大約近二十年來,伊斯坦堡是我待最久的一座城市了,這是新的紀錄。」白銳勻說。他過去攀上南美洲、非洲、歐洲的最高峰,也是摩托車環繞中國一圈的金氏世界紀錄保持者,一個月飛六至八趟,每年飛行約七十趟,這段期間是他罕見的定居。


前六週,他入住一間擁有約五百個房間的旅館,房客連同他在內卻只有三人。眼見阿聯酋持續鎖國,他搬進一座出租公寓。「待在室內給我的挑戰比野外還大,我像隻籠中鳥,」白銳勻說,「但有些人染病,或有家人過世,相比之下我已經算好過了。」

世界宛如按下暫停鍵。但白銳勻沒有停下。他在伊斯坦堡的房間,每天製作「Covid Call」談話節目,放在Instagram上。錄製《亞洲大探險》時,他的團隊有兩個攝影師,還有空拍機,如今只有他與他的手機。透過視訊對話,他邀請各個領域的朋友對談,談生活,也談疫情的影響。包括旅遊作家賽門•派克(Simon Parker)、曾任《超級名模生死鬥》評審的攝影師尼祖•百克(Nigel Barker)都是節目來賓。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