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阿爾薩斯微醺縱貫線prat 2──恣遊歡騰酸菜節 傳承近半世紀年度熱事

阿爾薩斯自一九七四年來,每年九月最後一個週末與隔週六都會舉辦「酸菜節」。地點在史特拉斯堡往南車程約二十分鐘左右的小村Krautergersheim(阿爾薩斯語「酸菜」之意),今年適逢第四十六屆,《alive》幸運趕上這個充滿在地特色的嘉年華會。

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一路上並沒有看到太多高麗菜田的畫面,大多是整片玉米田,但是才剛轉進酸菜村,眼前景象立刻有了不同;一顆顆比頭還大的高麗菜,不但在田裡、在車上,也在屋子前、街道旁,到處都能見到它的蹤影。僅有一千七百位居民的小村,這天擠進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們車子只能停在村外的田邊,走到村子中心還得花上二十幾分鐘,就知道這活動在當地有多受到歡迎。

順著人潮,我走到村子入口處,發現大家腳步突然都停住了,抬頭往上一看才見到,上頭掛了一個指示牌寫上「酸菜首都(Capitale de la Choucroute)」,來參加酸菜節的人們,都忍不住在這裡拍照、打卡,走到這裡就表示我們真的要進入酸菜的世界了。

打從下車那刻起,空氣中就瀰漫一股淡淡的酸香味,越往裡面走,那股味道也就越加濃烈了起來,直到臨時搭起的棚架下方,幾乎被這味道團團包圍;這就是我在台灣就已深深愛上的阿爾薩斯酸菜,加上早已飢腸轆轆,我顧不得旁邊有帥哥美女們正穿著著當地傳統服飾跟大家拍照,直接加入排隊買「酸菜鹹肉香腸豬腳(Choucroute Garnie)」的行列。

酸菜據說也是從中國傳入歐洲,匈奴人透過戰爭傳入歐洲,在德國落地生根。阿爾薩斯在一九五○年代開始種植高麗菜,收成後切成細絲,以粗鹽抓醃出水,次日再瀝乾水分,再加入新的水,隔天再瀝掉,反覆發酵約三週,才能做成酸菜。和台灣咬起來爽脆,纖維卻相當細長的高麗菜不同。我嘗試吃了幾口剛抓醃過的菜絲,葉片較厚、纖維略粗,得多花點力氣才能咬下,領路人劉永智說,這裡的高麗菜品種和台灣不同,用來燉煮可說是久煮不爛,因為葉片厚實,較不易入味,但很適合做成酸菜,口感上較粗獷。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