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根手作生活即是創作的藝術生活家

陽光總是大方熱情、物產豐饒且安穩愜意的嘉南平原,創作上有什麼特色?也許習慣了山、海、平原的移動在一小時內,也許習慣了日夜溫差的變化急遽,嘉義的創作者身上有一種身分多重的轉換自然,也同時保有一種隱慢天成的生活姿態。

安靜扮演日常
創作則勇於挑戰

每次遇到她,總是睜大眼睛:「韋維,我跟你說,我想創作的東西已經滿到喉嚨這裡來了。」白天是學校正職的許老師;創作生活陶時,是甜美系的躲貓貓;為了維持創作體力,每天自主訓練七公里慢跑時,是前景看好的乖女兒許瓊文。在同一個時空裡,嘉義的藝術家滿習慣在社會期待的身分與創作中自如的轉換出入。花光所有積蓄買地,蓋了一間可以坐在大圓窗裡看風景的工作室;試出理想中的陶坯質感,擔心日後沒土可用,速速貸款把當批的原礦土全買回。

常常窩在工作室裡,不斷在實驗中微速的往前一小步。高跟鞋貓杯及貓屁眼花系列受到大量好評,她卻沒有因為市場的甜言蜜語而有所停留,工作室埋著一袋袋因為不夠滿意而敲毀的碎片。

這幾年,瓊文在市場找到台灣常見的絲瓜絡,做為創作基底元素,意外實驗出一種陰性幽微、既典雅又狂迷的特殊質地。每次難得碰面,總是興高采烈的展示她還在實驗中的未成熟作品,筆記本裡記錄了一次又一次的趨近與失敗。「百分之七十是我已知的答案,剩下百分之三十的模糊未知,才是創作中令我最期待的。」期待她持續實驗中的作品驚奇問世。

攝影師木匠魂
用木頭連結生命

開往八掌溪方向,來到縣市的交界處,從城裡來的人看到楊志仁的空間很難不心生豔羨。綠院子左側是小而具微的木工空間;右側入門是自己動手打造的起居間;走到廊道底端,一間不容易被發現的專業攝影棚赫然出現。以一個有孩子的住宅來說,這裡的擺設品味非常低限節制。認識他是從商業攝影的配合開始,總覺得他能拍,但在強調專業的工作環境裡,他顯得有些逆來順受,特別不強求。「看你們想怎麼拍啊!」問他意見時他常常是這樣回我的。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