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Travel & Leisure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演失智阿公的體悟 陶爸:最想感謝這群人生活新鮮事

去年陶爸接了一齣「安徒生和莫札特的創意」劇場(AMcreative)的音樂劇《我的媽媽是Eny》。對我來說,AM是個陌生劇團,但這已是他們的第三部作品了。

製作團隊,林奕君我原本不認識,顯然又是個戲瘋子;導演郎祖筠雖然是女的,且比我小一輩,但因個性的關係,早把她當兄弟了。音樂總監則是黃韻玲,就是那個當年小小年紀,就寫了一首〈藍色啤酒海〉的女孩,等到排練時,發現吉他手居然是她的兒子。

因台北一直找不到場地,我們都在外縣市巡演,去年演了十場,雖不是座無虛席,但是從謝幕的掌聲,我感覺這齣戲是成功的。因為一般人看完戲都急著趕車回家,可是這次演出有一大堆觀眾等著要與我們合照。連一開始我以為不好賣的CD(現在還有誰買CD啊?)一場也可賣出好幾十張。這當然是黃韻玲的功勞,加上大家唱得也不錯,嗯,陶爸也有唱兩句……

音樂劇演出社會難題

這個劇本是謝淑靖所寫的,故事是在說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爺爺(陶爸演的)突然中風、失智症加劇,兒子與媳婦都要上班,奶奶自顧不暇,只好請一位印尼外傭Eny(由泰雅族歌手羅美玲飾演)來幫忙。Eny幾乎從早忙到晚,洗衣、煮飯、打掃,還要照顧爺爺及孫子;而且奶奶挺難對付,東西忘了放在哪兒,就賴是Eny偷的。排練時,美玲每次演到這段開始唱歌時,就會泣不成聲。我常勸她,排練別太用力,等到上台以後再哭還來得及。誰知道這小妮子居然回答:「陶爸,我真的忍不住……。」這麼一說,我就沒法子講下去了!

這齣音樂劇是三歲到八十八歲都能看的家庭戲,藉由歌舞來呈現看似輕鬆、其實嚴肅的主題。

台灣人口高齡化,國民所得多年沒長進,許多家庭夫婦都必須工作才能維持生活,何況家裡還有老人、小孩要照顧。加上本地少有人願意擔任家管工作,難得請到一個,起薪大概就要四萬元以上,這對一般上班族是很大負擔,所以東南亞來的看護或外傭,幫台灣很多家庭解決了這個問題。

守護台灣家庭的人們

目前台灣有好幾十萬來自東南亞的外勞、看護,與很多嫁到台灣的新住民。絕大部分都是默默的在台灣工作,薪資大半新台幣二萬多元而已。為了多賺一點,幾乎每個月只休一天。尤其是照顧老人需要二十四小時陪伴,甚至常要躺在老人旁的行軍床睡覺,隨時要起來照顧。

陶爸是三高一族,常跑醫院,候診時常看到外籍看護陪老人看病。有時,會看到子女對著失智老人大聲苛責:「為什麼叫你吃藥你不吃!再這樣子,我就不管你啦。」反而外傭都是靜靜陪伴老人,看診、繳費、拿藥。看到這一切,我忽然了解:為什麼很多老人生前會偷偷給看護錢,走了以後會留一筆錢給看護;而家屬知道了,會覺得是看護偷或騙來的。其實,在人生最後階段,看護往往比子女還好、還重要。

有天早上,與陶媽在中正紀念堂迴廊散步,碰到一位常在這裡吹口琴給老人聽的先生,一旁有十幾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安靜聆聽。他說,他固定在這裡吹口琴給老人聽,接著小聲跟我講:「你看,她們也可以休息一下,對不對?」順著他的眼光,我發現十幾位來自印尼的外傭坐在旁邊,有的看著手機,有的發呆,其實可能正在想著她們在印尼的家人、丈夫或孩子。

對了,我們四月會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歡迎全家來看,可能的話,也帶家裡外傭一起來。看完後,她們會明白「你們知道她們的辛苦」。不用帶面紙了!我們有準備。

小檔案_《我的媽媽是Eny》


時間:4/14 19:30、4/15 14:30
地點:台北國父紀念館
網址:www.amgroup.com.tw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