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莫內,〈藍睡蓮〉、〈垂柳〉Claude Monet, Nymphéas bleus, Saule pleureur

初期總是被批評和嘲弄的印象派展覽,歷經了幾屆展出後,越來越被藝術界與大眾接受與喜愛,莫內的經濟也寬裕了起來。因為窮困,不得不一直搬家的他,終於可以結束這樣的生活。他在居住七年多的吉維尼附近買了土地,蓋了自己的家,從1890年開始,直到過世前的30年間,都在這裡揮灑著創作的熱情。

將自己的花園和居所打造得如此漂亮,雖然是莫內滿足自己的小小心願,但也可以當成他想將這個地方做為描繪對象的企圖心。費歐瑞拉‧尼可西亞(Fiorella Nicosia)在著作《莫內》中,曾引用看到莫內的畫作不禁讚嘆的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Lee Frost)的話:「這裡不是百花爭鳴的花園,而是色彩的花園。這幅畫作中呈現了一位偉大畫家視線下的花園景致。」

莫內,〈藍睡蓮〉、〈垂柳〉

莫內,〈藍睡蓮〉
​油彩、畫布,200 x 200公分,1916~1919年

莫內特別鍾情於池塘中的睡蓮,經常仔細觀察自己受浮世繪影響而蓋的日本橋下,那一片睡蓮與池塘中的水面色彩變化,以自己的視角充分解析後,將這些景致放到畫布中。〈藍睡蓮〉中沒有地平線與水平線,與傳統風景畫的構圖有很大的差別。

莫內,〈藍睡蓮〉、〈垂柳〉

莫內,〈垂柳〉
​油彩、畫布,110 x 100公分,1920~1922年

〈垂柳〉是莫內晚年因為白內障幾乎喪失視力時所畫的作品。一生執著於色彩與光線的莫內,越到晚年,越以更粗糙的筆觸,不假思索描繪出形體的輪廓,畫面也因為厚重的顏料而顯得斑斕。各種顏色的斑紋,是畫家眼中「看到的某個世界」的證明。如同莫內所說:「我只不過是在平面上覆蓋顏料而已」,只是展現出「顏料本身」、「顏料的物質性」罷了。這種物質性讓1950年代的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為之傾倒,也成了新藝術的特色之一。莫內作品本身的藝術性,可說是走在時代之前。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