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馬內,〈草地上的午餐〉Edouard Manet,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馬內,〈草地上的午餐〉 
​油彩、畫布,208 x 264.5公分,1863年

愛德華‧馬內(Edouard Manet,1832∼1883年)是1863年落選沙龍展中嶄露頭角的大明星,雖然對他本人而言,這是非常不光彩的事。即便受到愚蠢的大眾惡意揶揄、冷嘲熱諷,他仍舊頑強與制度抗衡,成了顛覆日後藝術版圖的革新者。在穿著裝扮彷彿巴黎大學生的兩位年輕人前方,坐著一位沒有流露出任何羞恥感的裸女,這位在畫作〈草地上的午餐〉中凝視觀眾的裸女投射出的鄙視表情,讓這幅畫作成了被批判的標靶。這幅畫作甚至被評為:上過美術學院、學過繪畫的人,卻連最明亮與最陰暗處之間的階段性明暗變化等基礎都處理不好。階段性處理明暗的手法,也就是表現出人物量感的技巧,屬於二維平面繪圖,能讓畫作變得立體,但是馬內畫的裸女像是一張色紙貼在作品上,完全缺乏立體。

事實上,馬內的這種畫法可以稱為「視線上的寫實主義」。當我們真正位在陽光充足的地方看人時,其實不可能看到學院派畫家所畫出的陰影明暗變化,能看到的只不過是明亮處與黑暗處之間的對立色感而已。

以當時的眼光而言,畫作中的裸女姿態不盡理想,頭太大,腹部還有幾層贅肉,如此寫實的女性身材引起觀眾此起彼落的憤怒。沙龍展的觀眾與審查委員看慣了神話中完美無瑕、風情萬種、美到出神入化的女性裸體,紛紛指責這幅作品是落選沙龍展中有史以來最野蠻庸俗的差勁作品。

這幅作品,是經常研究大師作品的馬內,借用馬爾坎托尼奧‧萊蒙迪(Marcantonio Raimondi)以拉斐爾的圖稿製作的銅版畫〈帕里斯的判決〉(註1),與提齊安諾‧維伽略(Tiziano Vecellio,又譯為提香)、喬久內(Giorgione)的作品〈田園合奏〉(註2)所繪製而成的,當時的人們甚至批評馬內將大師偉大的作品搞得亂七八糟、缺乏格調。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