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多摩美術大學美術學院綜合設計專業教授、日本民藝館館長 深澤直人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深澤直人:尋常日用品的新生【另種觀點】工藝之外,民藝的復興

日本民藝館館長深澤直人,以無印良品設計師兼設計顧問身分為人熟知。他近年以「尋找,發現」為主題的「Found MUJI」,與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的民藝運動一脈相承。
日本民藝館館長深澤直人,以無印良品設計師兼設計顧問身分為人熟知。他近年以「尋找,發現」為主題的「Found MUJI」,與日本民藝之父柳宗悅的民藝運動一脈相承。 我曾經在北京的潘家園骨董市場買了一件仿宋瓷器,因為覺得它很美。賣家一直跟我說「這是真的」,但價錢卻很便宜。事後調查得知,這件作品的確是在景德鎮燒製的,用與宋代同樣的窯、同樣的土,製成同樣款式的瓷器,只因年代不同就該被稱為贗品嗎?所以我找到燒製這件器皿的窯,請工人幫我燒製一模一樣的產品。像這樣,把一些東西深挖出來,利用企業的力量重新打造,這就是我在無印良品「Found MUJI」的概念。 但不是任何老物件都能被翻新,我們(無印良品)挑選的是那些本身就具有優秀潛力的物品,將它們進行整合,這需要敏銳的鑑別力。我在做這項工作時,正好被問到要不要做民藝館館長。創立者柳宗悅也是依照自己的美學理念搜尋寶物的旅人,我在這一點上和他志趣相投。 第一次造訪日本民藝館,我三十歲。柳宗悅創造出「民藝」一詞,這間民藝館秉承著這樣一種理念:「物品如果不做成這樣,就不能稱之為物品。」當我把「民藝」一詞與「設計」進行替換之後發現,「民藝」竟然和「設計」所包含的意義一拍即合。第三代館長柳宗理本身就是日本設計的先驅,對日本設計影響深遠。透過柳宗理這座橋樑,日本近代設計與民藝緊緊結合在一起。柳宗理所主張的「實用之美」——根據使用需要凝縮而成的極致之美——這思想對我影響很大,我不想做商業設計,而想以民藝理念作設計準則。 不光要讓產品更加簡潔,還要創造實用之美;不光要追求產品的純粹化,還要充分發揮物品特有的魅力。工藝品的雅,是經過無數道工序後形成的高貴莊嚴的美,與之相反,無印良品從民藝的簡約化開始,進入了一個充滿人性溫情的階段。因此汲取民藝之美,可以說是一種民藝復興運動吧。

小檔案_深澤直人

學歷:多摩美術大學產品設計專業畢業
經歷:設計的「Muji」CD機、「±0」加濕器等為紐約MoMA的永久蒐藏品。曾獲iF金獎、D&AD獎等眾多獎項
現職:多摩美術大學美術學院綜合設計專業教授、日本民藝館館長

書籍簡介_誠實的手藝

作者:美帆(Sauser Miho)
譯者:武岳等
出版社:寫樂文化
出版日期:9月23日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