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Assemble團員安東尼‧恩米考克(右一)與詹姆斯‧賓尼(右二)走訪基隆過港社區,踏入仍在進行活化工程的舊警察宿舍基地,聆聽過港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吳麗美(左二)講述在地社區營造的點滴 。(攝影者:陳鴻文)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老屋改造也能拿藝術獎?

去年十月,英國當代藝術最重要獎項透納獎(Turner Prize),頒給了Assemble,一個由十八位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組成的團體,背景涵蓋建築、設計、文學與歷史,創下獲獎人數最多、年齡最小,與唯一非藝術家身分得主的紀錄。引起藝術圈一陣錯愕,雖說透納獎得主夠不夠格的爭論幾乎年年有,但獲獎作品是十棟老屋的改造,算藝術嗎?

去年十月,英國當代藝術最重要獎項透納獎(Turner Prize),頒給了Assemble,一個由十八位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組成的團體,背景涵蓋建築、設計、文學與歷史,創下獲獎人數最多、年齡最小,與唯一非藝術家身分得主的紀錄。引起藝術圈一陣錯愕,雖說透納獎得主夠不夠格的爭論幾乎年年有,但獲獎作品是十棟老屋的改造,算藝術嗎?

今年七月,團隊中兩位成員詹姆斯‧賓尼(James Binning)和安東尼‧恩米考克(Anthony Engi-Meacock)受主辦單位宜東文化的邀請來到台灣,展開為期十天的參訪之旅。當問到Assemble能拿下透納獎的原因,兩人均表示,「我們的工作展現了藝術不同的價值,可能評審想藉此說明藝術不只是在美術館裡而已。」

英國西北小鎮托克泰斯(Toxteth),一九八一年因警民與種族對立,引發大批搬遷潮,留下的,是格蘭比四條街(Granby Four Streets)的五百多間空屋及七十幾位住戶。多年來,居民拒絕財團主導都更,自組社區土地信託基金會,邀請Assemble合作。Assemble重視人與土地之間的連結,保留原建物的特質,利用隨手可得的材料,並鼓勵社區民眾加入,發起近年來國際倡議的自造者(Maker)運動。以極低預算(一棟房約新台幣二百五十萬元)改造十棟老屋,也成立工作坊指導居民製作工藝品,並成立網路商店,所得回饋於社區再造。

二○○九年,Assemble成軍的前一年,偶然機運下,他們發現了倫敦一處廢棄加油站,經過調查,才知整個城市竟然有四千多個閒置加油站!市民根本無感,政府也任其荒廢。他們為喚醒民眾意識,決定對其進行改造,在八週內,號召近百位志願者,以手工完成一座名為「The Cineroleum」的快閃電影院。

回想起這重要的里程碑,詹姆斯和安東尼仍一臉興奮,「說真的,那時我們根本沒錢,本來想做劇場,但成本太高,而臨時電影院只要上網申請執照,繳幾百英鎊,找一台投影機,就可以實現。當時很多東西是交換來的,比方投影機,我們答應贊助者活動結束後,把隔開街道與加油站的大簾幕送給他。」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在省錢省時的前提下,引起公眾注意,獲得最大效應。

快閃電影院為期四週,一週三天,放映的電影都是對白少,但摻雜許多聲響、動作或道路追逐的影片,加上路旁偶發的警笛、喇叭、行車的環境音,更是渾然天成。每當影片接近尾聲,團員們會溜到後方,把簾幕掀開,這時路人和駕駛的目光,自然會聚焦過來。雖然後來這座加油站仍被剷平,建了高樓,卻成功引起當地人對於如何使用閒置空間的討論。這個沒預算、沒業主、無商業考量、充滿趣味,又加入公眾參與的項目,奠定了Assemble未來企畫專案的基調。

Assemble也曾和小朋友一起打造社區遊樂設施、辦行動展覽、建造無圍牆學校……項目各異,但理念相同,即是「充分溝通、在地需求擺第一、歡迎大家一起做」,詹姆斯說,「我們的工程都沒有圍籬,在做什麼一目瞭然,更歡迎大家加入,不管你擁有什麼樣的技能,甚至來了再學都可以,共同建造的過程會形成凝聚力。」此次兩人來台參訪北中南共十處基地,問到首趟拜訪基隆三處基地後,對當地社造團體是否有任何具體建議?安東尼正色的說,「我們是外來者,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不應該馬上評論。」Assemble不以擁有建築專業而自大,而是透過改造空間,實現建築應當以人為本的理念。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