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波斯威用後腿站立去取食白相思樹的果莢;據知,馬納潭只有六頭大象學會這一招。(來源:《孤獨星球》國際中文版提供)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世界唯一站立覓食的象群

為尋找辛巴威馬納潭國家公園最著名的居民,我們跟著導覽員克勞德‧馬貢多(Cloud Magondo)鬼祟的穿過矮樹叢,正在吃草的黑斑羚抬頭察看,接著戒備的退後。「我們找到牠了,」克勞德邊說邊蹲下來,「看,波斯威(Boswell)在那裡。」前方佇立著一隻大象,象牙高舉,正站在一棵白相思樹底下,緩緩搖擺著身軀。牠的象鼻伸向懸掛在上方樹頂間的果莢,背部一拗,把自己的身體撐向空中。牠就這麼用兩條後腿平衡,像乞食的狗一般,維持了六秒鐘,把樹枝往下拽。
為尋找辛巴威馬納潭國家公園最著名的居民,我們跟著導覽員克勞德‧馬貢多(Cloud Magondo)鬼祟的穿過矮樹叢,正在吃草的黑斑羚抬頭察看,接著戒備的退後。「我們找到牠了,」克勞德邊說邊蹲下來,「看,波斯威(Boswell)在那裡。」前方佇立著一隻大象,象牙高舉,正站在一棵白相思樹底下,緩緩搖擺著身軀。牠的象鼻伸向懸掛在上方樹頂間的果莢,背部一拗,把自己的身體撐向空中。牠就這麼用兩條後腿平衡,像乞食的狗一般,維持了六秒鐘,把樹枝往下拽。

一般認為,波斯威和附近少數幾隻同伴,是全世界會這樣站立的僅有象群,根據觀察,只在過去三十年內曾出現這種行為。有一種理論主張,這是因為三比西河水壩建造後擾亂了生態系統,造成白相思樹數量減少,摘食白相思樹果莢的競爭也變得激烈。「波斯威很聰明,」克勞德低聲說道,看著巨獸用象鼻把蜷曲的紅色果莢鏟進嘴裡,「牠領悟到為了生存,牠必須成為能比別人伸得更高的大象。」
波斯威並不是在最近幾年內因三比西河水壩改變行為的唯一大象。遠離三比西河河岸的辛巴威西隅,坐落著萬基國家公園(Hwange National Park)。每逢旱季,幾乎寸草不生,最初的幾口水井早在一九二九年就挖鑿出來了,缺雨時能讓這片區域池塘以人工方式填滿水。現在公園裡的動物都把幫浦的聲音與有水的概念連結在一起了。那些通往水坑的路線,已被象群使用了幾百年,甚至幾千年。象徑穿過樹叢,清晰得像是由柏油鋪成。現在人類也會走這些路了,很多人都是跟著朱利安‧布魯克斯坦(Julian Brookstein)的身影;他肩上掛著來福槍,反光墨鏡壓在額上。「要是你在這裡迷了路,」他說,「記得跟著象徑走,絕對能找到水源。」

朱利安在從事專業步行嚮導的六年時光裡,與大象打過許多次交道,到目前為止還不曾為了防衛而開過槍。「每一次接觸的情況為何,有九○%取決於你的態度。」他解釋,「這些動物習慣別的生物逃離牠們;牠們天生就是追逐好手,如果你朝牠們走去,牠們反而會退縮。」遇到七公噸重的肌肉和骨頭時,朝對方走去可能是最違背直覺的做法,不過朱利安的論點很快就獲得證明。一頭五十歲的老公象覺得我們很礙眼,朝我們衝了過來,一邊加速,巨大的耳片一邊翻飛著。朱利安不斷朝牠走過去,大吼大叫,揮舞手臂,踢起沙塵。大象來到幾公尺外停下來,顯得有點沒把握,終於扭回身去,發出憤憤不平的噴氣聲後離開了。「獅子和大象有點不一樣,」朱利安在大家爬回吉普車時說道,「牠會用低吼聲讓你知道你靠得太近了,像是在說:『待在原地別動,我們就能當好朋友。』」了解這一點是好事,因為萬基充滿獅子。夜裡,牠們低沉的呼喚聲隆隆穿透我們的帳棚帆布,周圍隨時能看到牠們的身影。

最近研究員追蹤到一頭來自萬基的獅子,竟然跋涉到約一百二十英里遠的維多利亞瀑布(Victoria Falls)附近。很難想像有比維多利亞瀑布與萬基更天差地別的自然環境了。隔著樹叢,老遠就能感應到瀑布存在。最初會聽到微弱的轟隆聲,像是遠處高速公路傳來的尖峰時段車流聲;接著一片低垂的灰雲映入眼簾,只見它端坐在地平線。維多利亞瀑布又名莫西奧圖尼亞(Mosi-oa-Tunya,意為「會發出雷鳴的煙霧」),這個原住民名稱似乎更能貼切傳達它的磅礡威力,在平原突然間沉陷的那一瞬間,更加凸顯這一點。三比西河由陷落處的邊緣垂直瀉落一百公尺,撞擊地面的強勁力道足以製造出四分之一英里高的水霧。走在繞著瀑布彎曲步道上的遊客很快就會被噴得全身濕透,其他人則坐在大瀑布邊緣的水池裡,或是腳上綁著彈力繩,從維多利亞瀑布橋上一躍而下,莽撞的挑戰明哲保身的常規。

發表評論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