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重回慕夏美好時代

「新藝術」開創者慕夏,以女性、花卉等華美裝飾風格著稱,透過藝術力量啟迪人心。 由慕夏孫子、慕夏基金會總裁John Mucha導引,看到其不同風格畫作真跡,窺探大師的創作心路。

首先要謝謝台灣朋友對慕夏的喜愛,今年秋天我們將第三次到台灣展出,希望能把我祖父的作品更深刻地介紹出去。

大家都知道,慕夏是「新藝術」風格的開創者(編按:Art Nouveau,風行於二十世紀初年,以女性、花卉等柔美裝飾風格著稱),而他發跡的故事也早已是一則傳奇。

那是一八九四年的耶誕假期,當時巴黎當紅女星—Sarah Bernhardt新劇《Gismonda》即將上演,卻因不滿意海報,臨時要求重畫,印刷公司找不到人接案,急得跳腳,正好慕夏在那裡替朋友看稿,於是毛遂自薦,趕在新年前完成了海報。

這幅海報一反以前的橫幅規格,改為真人大小的長版,用細緻柔美的粉蠟筆,把主角放到最大,演出資訊只是陪襯。據說印刷公司大為吃驚,哪有人這樣畫海報。可是Sarah看到海報後非常激動,她走過來擁抱我的祖父說,「慕夏先生,你使我不朽!」(You made me immortal !)

從那時起,我祖父,一個三十五歲、長年漂泊窮途潦倒的插畫家,瞬間暴紅。他不僅和Sarah長期合作,還幫許多公司做產品包裝、珠寶設計、室內設計,甚至建築等等。

將藝術感動帶進每個家庭

很多人以為慕夏的商業性裝飾作品是「出賣」自己,其實不是。我祖父從小在教堂唱詩班長大,信仰非常虔誠,他認為藝術是有使命,是要為大眾服務的。

就像教堂是美的殿堂,用莊嚴華美來提升道德,啟迪靈性;工業時代的新宗教就是消費,他希望藉由大家都買得起的商品,餅乾啦,香菸啦,把美的感動帶進每一個家庭。

你看他的女性圖像就知道,她們柔美又曲線玲瓏,卻不會給人肉慾的幻想。一方面是她們的眼神,這麼明亮,好像洞悉一切、又好像無愛無欲地直視著某個不可知的前方;另一方面是她們身後的「光環」,散發出某種神聖感。可以說,這些女性都是「世界靈魂」,也就是「善」的化身。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