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Travel

 

keyboard_arrow_left
keyboard_arrow_right

貝多芬的音樂烏托邦

最近幾年,國家交響樂團(NSO)總會為廣大樂迷呈現一齣於古典音樂史上,具代表意義的知名歌劇作品。今年的重頭戲,要屬七月份登場,由NSO音樂總監呂紹嘉所挑選的《費黛里歐》。此為貝多芬一生中唯一的歌劇作品,並將首次以Full production(劇院版歌劇)格局完整呈現。

最近幾年,國家交響樂團(NSO)總會為廣大樂迷呈現一齣於古典音樂史上,具代表意義的知名歌劇作品。今年的重頭戲,要屬七月份登場,由NSO音樂總監呂紹嘉所挑選的《費黛里歐》。此為貝多芬一生中唯一的歌劇作品,並將首次以Full production(劇院版歌劇)格局完整呈現。

這次,由NSO與蘇黎世歌劇院重量級跨國聯手合作,呈現的是蘇黎世歌劇院藝術總監安德里亞.荷穆齊(Andreas Homoki)在二○一三/二○一四樂季執導的版本。他大膽使用堪稱「大破大立」的現代劇場手法,不僅將原腳本中困擾歷代導演的人物對白通通取消,更改以極簡風格的現代裝束,及一只巨大的灰色「箱子」取代所有具象的場景道具,徹底顛覆歌劇舞台表演的原有樣貌。

在呂紹嘉看來,這或許更貼近《費黛里歐》的真實精神。因為,去除時代特徵的服裝與對白,丟掉不重要的東西,只留下音樂自由發聲,恰可讓貝多芬真正想要表達的意念—那些超乎劇本和故事,超越時代和時間的人性光輝與自由理想,得以被完整傳達,也讓人能以更多的想像力,體會貝多芬音樂的精神核心。

貝多芬一生音樂的交響

說起《費黛里歐》,呂紹嘉難掩對這齣作品的特殊情感。

原來,貝多芬早在一八○五年便寫成第一版,後經過兩次修改,直到一八一四年第三次推出才獲得成功。從譜寫到修正,正好橫跨貝多芬音樂生涯中最為豐富圓熟的「成熟期」。此時的貝多芬,普遍被認為是音樂書寫上,最具熱情及人性關懷的階段。此後,則完全走進自己的內心世界,音樂風格亦由「人性化」進展為「神性化」。

透過這齣歌劇,除了可聽出他早年音樂訓練的基礎、成熟的標誌性音樂質感,更有如劇中「四重唱」的段落,指向未來,預示貝多芬後期音樂的神性特質。「可以說,貝多芬一生的音樂都包含在這齣歌劇裡。」

發表評論

關於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